離教者之家

致溫家寶總理有關邪教泛濫的公開信

1 [2] [3] >> [4]
旁觀者 08/7/30 09:17
        四川大地震,奪走七萬人生命。然而,一個比此次災難破壞力更強千倍的隱患,就在身邊,咱們卻視而不見!這隱患便是邪教,而且基督教更是邪教中的邪教!
         基督教有兩種:傳統的基督教和他們認為是異端的邪教,這兩種邪教均活躍於中華大地。
        據《瞭望》新聞周刊報道:陝北、寧夏、甘肅等地部分農村地區,各種基督教異端邪教如:東方閃電、門徒會等活動正在快速擴張和「復興」,這些力量利用幹部腐敗、教育跟不上、醫療衛生保障水準低等社會問題,大肆擴張。另方面,政府卻缺乏有效監管,縣、鄉、村三級資訊不靈,對邪教家底不清,有些縣甚至至今沒有專門的宗教事務管理部門,嚴重存在無部門管、無人管、不會管、不敢管的問題。地方的失控,甚至到了個別村黨支部要借助教會力量來組織群眾的地步。
        異端邪教力量採取從農村突破,不斷「圈地」做大,然後逐步向城市滲透。
        另一方面,新中國宣稱擺脫外國束縛站起來了。事實是否如此?答案可不!清末的窩囊狀況並無改變!傳統的基督教教士而今坐著飛機,打著「慈善」、外教等名號,大搖大擺進來。其中有些,也不是甚麼秘密的了,背後的牽線人是美國中央情報局!他們的最終目的,是要顛覆中國政府。顢頇的官兒,為了蠅頭小利,打躬作揖,還讚揚入洋教是「與時俱進」,禍在眉睫竟懵然不覺。清末打砸害人的教堂者是民眾,官府還詐作視而不見;而今杭州卻建造號稱亞洲最大的基督堂,批准者竟然是政府官兒!一位姑娘告訴我,她的家鄉張家界到處都是這類建築。
        讓我們乘著時光的翅膀,重溫一下百年前,基督徒為國人帶來了甚麼災禍:
        鴉片戰爭後,基督教教士為搶佔中國這塊肥肉大為興奮,對英華書院從馬六甲遷往香港的議決,教士理雅各表示:
        「從馬六甲遷到香港是前進中的一個偉大步驟--一次向撒旦統治之地靠近的漫長的進軍。」《在宗教與世俗之間・基督教新教傳教士在華南沿海的早期活動研究》 吳義雄  廣東教育出版社2000
        有些教士揚言要在中國:
        「每一個山頭和每一個山谷中,都設立起光輝的十字架。」《中國教案史》 張力等編纂 四川省社會科學院出版社1987
         他們的願望達成了。此後,中國國門洞開,各國教士在華大建教堂,對政府官員指手劃腳,頤指氣使。
        還有更慘的是,由基督徒孵育出一個太平天國,這次內部的大動亂,死了七千萬人,是四川大地震死亡人數的一千倍!「洪秀全為首的太平軍造反,光是造成人口非正常死亡一項,就夠讓人有做不完的惡夢。安徽廣德縣,人口從三十餘萬銳減至六千多。杭州人口由八十餘萬減至數萬。蘇州的河道塞滿死人的屍體,小船都開不進去,『擧目四望,不見人影』。在安徽、江蘇、浙江、江西、湖北幾省,造成了七千萬人死亡。這數目,超過第二次世界大戰造成全球五千萬人過量死亡﹗」太平雜說・序》 潘旭瀾  香港天地圖書2001
        基督教的終極理想是「將凡有氣息的盡行殺滅」《約書亞記10:40》教主耶穌也要製造動亂:
        「我來要把火丟在地上,倘若已經(火著)起來,不也是我所願意的麼?……你們以為我來,是叫地上太平麼?
        我告訴你們:不是。乃是叫人分爭!」路加》12:49
        殺害父母、親屬:
        「人到我這裏來,若不恨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門徒。」路加》14:26
        「弟兄要把弟兄、父親要把兒子,送到死地。兒女要與父母為敵,害死他們。」馬太》10:21
        自殺:
        「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愛惜自己生命的,就失喪生命;在這世上恨惡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約翰》12:25
        政府若仍不嚴肅對待,同胞將來眼裏流的不是淚,而是血!

[ 本帖最後由 旁觀者 於 2008-7-30 10:33 編輯 ]
prussianz 08/7/30 13:36
原帖由 旁觀者 於 2008-7-30 09:17 發表
        四川大地震,奪走七萬人生命。然而,一個比此次災難破壞力更強千倍的隱患,就在身邊,咱們卻視而不見!這隱患便是邪教,而且基督教更是邪教中的邪教!
         基督教有兩種:傳統的基督教和他們認為是異端的邪教,這兩種邪 ...

縣、鄉、村三級資訊不靈,對邪教家底不清,
有些縣甚至至今沒有專門的宗教事務管理部門,嚴重存在
無部門管、
無人管、
不會管、
不敢管的問題。
地方的失控,甚至到了個別村黨支部要借助教會力量來組織群眾的地步。


可能 有 人 收了 $



prussianz 08/7/30 13:47
原帖由 旁觀者 於 2008-7-30 09:17 發表
        四川大地震,奪走七萬人生命。然而,一個比此次災難破壞力更強千倍的隱患,就在身邊,咱們卻視而不見!這隱患便是邪教,而且基督教更是邪教中的邪教!
         基督教有兩種:傳統的基督教和他們認為是異端的邪教,這兩種邪 ...


我 最近 重溫 红孩儿 的 這一品 高品質 作品,
我 更加欣賞,
+
可以作為 你 這 公開信 的 附註

cheers ThANKye


|
|
v

http://m.exchristian.hk/forum/index.php?action=thread&tid=1815&page=3#pid22131

```````````````````````````````````````````````````````
加1个>>>> Revival Christian Church 基督教复兴教会


====================================

天主教的靠山就是梵蒂冈;基督教的背后多数跟美国和以色列有关系,  
梵蒂冈跟美国成利益链条颠覆别人的国家,从来都不是秘密,


里根和若望保禄二世是怎样颠覆波兰的 ?


1982年6月7日,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和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在梵蒂冈图书馆单独会谈了50分钟。在这次会谈中,里根和教皇一致同意开展一场秘密运动,加速共产党国家的瓦解。对里根和保罗二世结成的“神圣同盟”,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查德 艾化宣称:“这是历史上最大的秘密联盟之一。”

这次行动的重点对象是波兰,它是约翰───保罗二世的故乡,也是华沙条约组织国家中人口最多的一个国家,当时波兰的团结工会非常活跃,他们相信,如果使波兰成为自由的非共产党国家,将是插入苏联心脏的一把利剑。

里根与教皇会见后,美国制订了一项战略,旨在造成苏联经济的崩溃,破坏苏联同华沙条约卫星国的联系纽带,以迫使苏联国内加快改革步伐。

1981年12月13日,雅鲁泽尔斯基将军在波兰宣布戒严。团结工会被取缔,以瓦文萨为首的6000多名团结工会领导人被拘押,许多人到教堂和神父家寻求保护。这时里根给教皇打电话,商量对策。双方一致认为,不能让团结工会的火焰被扑灭。教皇立即通过教会的渠道建议团结工会转入地下,里根和教皇决定对团结工会进行经济援助,将成□的设备───传真机、印刷机、发报机、电话、短波电台、摄像机、复印机、计算机和文字处理机一一通过教会等各种渠道源源不断地偷运进波兰,给团结工会的资金则是由中央情报局的基金会、全国维持民主捐赠基金会、梵蒂冈秘密账号提供的。在美国和梵蒂冈的支持下,团结工会得到很大鼓舞,活动日益活跃,当时波兰全国各城镇都出现了地下报纸和传单。团结工会的文件经常贴在教堂的告示牌上,油印传单被贴到警察局、政府大楼以及军人控制的电视台大门口。以瓦文萨为首的团结工会领导人还经常得到美国和梵蒂冈的战略指导。

据美国劳联─产联的报告称,到1985年,波兰国内已有4000多种刊物,有些发行量超过了万份。反政府的书籍小册子成千上万地印刷,几百万人在教堂看过反政府录像,团结工会还用中央情报局提供的秘密电台不断地干扰政府电台的广播节目,不时地呼喊“团结工会万岁”“抵抗”等口号。团结工会还用电视发射装置干扰政府节目,号召工人举行罢工和示威。波兰共产党和波兰政府在里根和教皇的政治压力下,步步后退,被抓走的人放出来了,对瓦文萨的审判也被取消了。1987年2月19日,波兰政府被迫同意和教皇对话。4个月后,教皇荣归故里,受到千百万人的欢迎。1988年7月,戈尔巴乔夫访问华沙,承认波兰政府没有工会合作没法进行工作。翌年4月5日,波兰政府与团结工会签订协议确定在6月份举行议会选举。同年9月,团结工会正式组阁掌权。1990年12月,瓦文萨成为波兰总统。

里根和教皇经过7年的苦心经营,最终将波兰政权从共产党手中夺走,建立了所谓“自由”的国家,从而成为进一步瓦解东欧和最后使苏联解体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原载《中国外交官眼中的世界热点》一书,转载自3月3日《文汇读书周报》



宗教侵略是美国的国策
http://m.exchristian.hk/forum/index.php?action=thread&tid=2079&extra=page%3D1





钟关平:布什的接见与培植洋奴



宗教外衣藏不住的狐狸尾巴




布什:谢谢各位的光临。这是我私人的会客室。我通常在这里接待我个人的朋友,我曾经在这里两次会见了达赖喇嘛。你们是勇敢的人,是我的朋友,我很荣幸在这里会见你们。我非常愿意倾听你们的声音,你们的信息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余杰:首先,非常感谢总统先生安排这次会见。我们刚刚在您的家乡米德兰完成一次圣经课程的学习,我发现那里有许多虔诚的基督徒,他们还不遗余力地帮助中国的基督徒争取信仰的自由。


布什:太好了,我的祖籍虽然不在米德兰,但我在那里长大,我的信仰和价值观在那里形成,我相信耶稣基督,相信自由……


余杰:阿门。上帝早有奇妙的安排,要通过小小的米德兰将福音传到庞大的中国。近十多年来,中国基督徒的数量迅速增长到数千万人,中国几乎没有人相信共产主义。年轻的一代异议作家、人权律师、新闻记者、画家、音乐家纷纷受洗归主,包括我们在座的三位。


布什:你今年多大了?你成为基督徒是否经历了一个转折性的事件?


余杰:我今年三十三岁了。


布什总统:啊,你真年轻……


余杰: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门事件的时候,我只有十六岁,但这一事件改变了我的一生。从此,我发誓要成为一个捍卫自由和人权的知识分子。……我们在上帝的引导下,用上帝的公义和慈爱,用非暴力的手段来改变中国。……中国的基督徒当中会有很多这样的勇士站出来捍卫信仰自由。美国政府支持他们,既符合上帝的公义,也符合美国的国家安全,美国再也不能犯当年雅尔塔会议那样的错误了。





布什:……我坚持自由经济的观点。我认为美中贸易的拓展,必然会给中国带来许多意想不到的变化。开放的经济与自由的体制是相关的。……当然,我们不会因为贸易放弃对人权问题的关注。


余杰:里根总统因为埋葬了苏联东欧的共产制度而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帮助中国发生这种变化,也许是上帝给总统先生的历史使命


布什(打了一个响指):啊,要是现在我能够将美国的油价降下来,我就成为美国的伟大总统了。我想问一个问题,我们怎样做才能够帮助你们呢?


余杰:我有三个建议。第一,在与中国领导人打交道的任何场合,都持续地、坚定地向他们表达对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状况的关注。


布什:是的,我们一直在这样做。……


余杰:是的,这样做很好。我的第二个建议是,美国驻华使馆可以定期邀请中国的家庭教会人士、异议作家、人权律师、新闻记者等聚会,以显示对他们的支持……


布什: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建议……


余杰:我的第三个建议是希望美国政府和国会对某些美国公司在中国行为有更多的约束和监控。比如互联网公司雅虎向中国警方提供个人资料,……雅虎公司的行为违背了美国的道德根基……


布什:我理解你的想法。……我相信这些公司会停止他们的错误行为。


报道说,谈话中布什还带领大家为中国的“家庭教会”及中国的“自由民主”祷告,鼓励他们“从地下走到地上”。


请看,布什与余杰的如此谈话,哪里还是什么宗教信仰问题,分明是打着宗教的幌子在商讨如何颠覆中国政权嘛!


就在这次谈话刚刚结束之后,那个奉命邀请余杰等人来美的“对华援助协会”负责人傅希秋牧师就说:布什总统的接见,是史无前例的,出乎意料。笔者认为,这话有点言过其实。利用宗教侵略别的国家、干涉别国内政是美国的老传统了,怎能说是“史无前例”呢?往远点说,鸦片战争以后,美国的统治者同其他西方帝国主义列强一样,高度重视宗教在侵华中的重要作用。从清朝与英国签订的第一个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到以后签订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几乎都有在华“自由传教”的内容。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各国的传教士,依靠不平等条约和大炮的保护,争先恐后窜进中国的边疆和内地。一百多年来这些传教士在中国建立教堂,网罗教徒,为西方资本主义在中国建立血腥的殖民统治效劳,起到了侵略者的大炮所不能起的作用。往近点说,布什的接见也算不上“史无前例”。前些年,克林顿当总统时,就接见过中国所谓“民运人士”魏京生,只不过那次接见没有打宗教的旗号罢了。新中国诞生以后,特别是改革开发以来,美国政府一直试图通过宗教渗透来影响我国人民的价值观,进而为其和平演变中国的政策服务。几年前,美国国务院的一份《美国支持宗教自由的政策:以基督教为重点》的文件,就直言不讳地承认:“我们对宗教自由的支持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力量的主要源泉,没有它我们简直无法领导”,“我们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工具,努力实现世界各地的社会和它们的当局改变。”近年来,美国基督教团体宣称,要“能够像打败苏联和东欧那样在中国打败社会主义”,提出要使中国“基督化”和“福音化”。美国政府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干的。小布什去年访华时,一到北京第一件事就是直奔缸瓦市教堂,是他对基督的虔诚吗?否。他在教堂对中国教民说:


“一个健康社会,是对所有信仰张开双臂的社会,也让人民透过信仰表达自我。”


“我希望中国政府不会因基督徒聚会而感到戒惧”


在北京的记者会上,小布什又强调中国政府应该给予人民更多的“社会、政治及宗教自由”,并说:“让社会、政治和宗教自由在中国滋长是十分重要的事,我们鼓励中国继续此种历史性的转型。”寥寥数语,就把他以宗教作为促使中国向资本主义“民主制度”“转型”的图谋暴露无遗。


美国之音去年1120日指出,布什的这些“敏感话题”——其中包括中国宗教自由——触及到了中国的政治改革问题。今年4月下旬,我国领导人访问美国时,小布什依然不忘大谈所谓“中国的宗教自由”问题。总而言之,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美国利用宗教对我国进行意识形态渗透战略是不会改变的。对此,我国人民切不可麻痹大意。

    全文: http://economy.guoxue.com/article.php/8510



犹太人自己也已经宣布利用跟基督徒合作来颠覆别国>>>>>>

[url=viewthread.php?tid=2078&extra=page%3D1]

A Jew Battles Persecution of Christians

[/url]



所以如果我们深入调查这份名单上的每间基督教教会, 就会发现他们大多有美国背景 !

旁觀者,  您这份名单很重要 ! 真的很感谢您的努力!  加油啊!

[ 本帖最後由 红孩儿 於 2008-6-12 10:16 編輯 ] """"""""" """"""""" """"""""" """"""""" """"""""" """""""""
旁觀者 08/7/31 07:29
謝謝您的補充!
秀雲 08/7/31 07:37
政府無法改變現狀,也無力改變,除非國際大環境變了。否則政府仍然要顧及國際聲譽。全國各地大興土木,建造教堂不就為了“大國崛起的面子”嗎?那個杭州的崇一堂(亞洲最大教堂)現已成了杭州市的國際名片。接待西方來賓,那里是必到一站。省得美國一天到晚指責中國無宗教自由。
旁觀者 08/8/1 14:56
中國真可悲! 口口聲聲稱站起來了, 卻仍要看人臉色做人.
旁觀者 08/8/8 07:08
        小布什又對中國指手劃腳,胡言宗(邪)教自由,企圖用洋邪教來毒害我國。
        對此陰謀,中國更應痛擊洋邪教,尤以基督教為重中之重。而更重要的,還是教育國民認識基督教對社會安定繁榮的危害性。
prussianz 08/8/9 04:55
原帖由 旁觀者 於 2008-8-8 07:08 發表
        小布什又對中國指手劃腳,胡言宗(邪)教自由,企圖用洋邪教來毒害我國。
        對此陰謀,中國更應痛擊洋邪教,尤以基督教為重中之重。而更重要的,還是教育國民認識基督教對社會安定繁榮的危害性。 ...


sorry ,

my own take : :::::

而 the most 重要的,還是教育 黨自己 認識基教 對 黨 的 危害性。

當年 蘇聯,明日 中國

[ 本帖最後由 prussianz 於 2008-8-9 04:59 編輯 ]
旁觀者 08/8/29 10:01
「我逐步發現原來曾特首幾乎整個管治班子都是基督徒。
        在三司十二局中,天主教徒有財政司司長曾俊、律政司司長黃仁龍、教育局局長孫明揚、公務員事務局局長俞宗怡,而基督新教信徒有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馬時亨、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食物及衛生局局長周一嶽、保安局局長李少光、環境局局長邱騰華。也就是說,在包括曾蔭權在內的十六人管治班子中,起碼有基督徒十一人,也就是高達七成,而曾蔭權上一屆管治班子的基督徒比率更高,達到百分之八十六!
         有人說,也許這些基督徒高官只是像許多中國人百無聊賴「玩佛」那樣拿天主耶穌來把玩一下而已。但從他們的表現,似乎他們也並非只是純粹的掛名基督徒,譬如曾蔭權的確異常高調的向公眾表現出他是非常虔誠的天主教徒。他堅持每天早晨到教堂參與彌撒,姿態之高,讓人想起馬太福音第六章耶穌告誡的:「你們禱告的時候,不可像偽善的人,喜歡在會堂裡或十
字路口站著禱告,故意讓別人看見。」
         當著名福音佈道家葛培理之子葛福臨牧師(Rev. Dr. Franklin Graham)於去年底來港舉行三萬基督徒參與的佈道大會時,號稱是基督新教教徒的馬時亨局長、林瑞麟局長、李少光局長和邱騰華局長也光臨現場,甚至走到台上在李少光領禱下,聲稱為香港祈求平安。可見,似乎未必可以單單視他們為掛名基督徒。
                                                                                                                                 鍾祖康:〈基督徒治港與工程師治國 〉(節錄)
http://william_yauwing.mysinablo ... e&articleId=1302020
        香港精神文明已受嚴重污染,國家仍不下重藥整治,將來發生像太平天國這樣死七千萬人的人禍,咱們如何向後人交待?
http://exchristian.hk/forum/view ... 2435&extra=page%3D1

[ 本帖最後由 旁觀者 於 2008-8-29 10:02 編輯 ]
dennis9999 08/8/29 14:31
去過幾次內地(大陸)

北京、廣州兩城市
和溫州南部的鄉村........發現越是鄉村地方,泛耶教(基督、天主)的活動就越多

記得初到溫州
乘車離開機場的路上…本來舒服的欣賞沿路風光,但卻被沿路一個個的洋教堂破壞了視覺的享受

到了親友處,發現鄉村裏真的很多年長的,已無工作也不需持家的老太婦人們一個拉一個的去教會
她們或許不見得了解宗教的內容,只是圖個熱鬧和尋求友伴的支持
但就是從這樣的老太開始,向家庭、街坊散佈了洋教的種子
prussianz 08/8/29 14:46
原帖由 旁觀者 於 2008-8-29 10:01 發表
「我逐步發現原來曾特首幾乎整個管治班子都是基督徒。
        在三司十二局中,天主教徒有財政司司長曾俊、律政司司長黃仁龍、教育局局長孫明揚、公務員事務局局長俞宗怡,而基督新教信徒有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商務及經 ...


可能

有人

收了$

賣了國







:唉:
1 [2] [3] >> [4]

返回首頁 | 登錄 |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