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教者之家

中國小說講地球的形成!

1 [2] >>
阿修羅 08/8/4 16:19
近年最喜歡看的一部小說:子不語
其中有講到地球的形成,比聖經講得更過引!
奉行次盤古成案
  《北史》稱「毗騫國王頭長三尺,至今不死」,予嘗疑其誕。康熙間,浙人方文木泛海,被風吹至一處,宮殿巍峨,上署「毗騫殿」三字,方大驚,俯伏殿外。兩霞帔者引之入。有長頭王上坐,冕如巨桶,珍珠四垂,須拂拂然相觸有聲,問文木曰:「汝浙人乎?」曰:「然。」王曰:「離此五十萬里矣。」賜文木板,米大如棗。文木知王神靈,跪拜求歸。王顧謂侍臣曰:「取第一次盤古皇帝成案替他一查。」文木大駭,叩頭曰:「盤古皇帝有幾個乎?」王曰:「天地無始無終,有十二萬年,便有一盤古。今來朝天者,已有盤古萬萬餘人,我安能記明數目?但元會運世之說,已被宋朝人邵堯夫說破。可惜歷來開闢總奉行第一次開闢之成案,尚無人說破,故風吹汝來,亦要說破此故,以曉世人耳。」文木不解所謂。王曰:「我且問汝:世間福善禍淫,何以有報有不報耶?天地鬼神,何以有靈有不靈耶?修仙學佛,何以有成有不成耶?紅顏薄命,而何以不薄者亦有耶?才子命窮,可何以不窮者亦多耶?一飲一啄,何以有前定耶?日食山崩,何以有劫數耶?彼善推算者,何以能知而不能免耶?彼怨天尤天者,天胡不降之罰耶?」文木不能答。王曰:「嗚呼!今世上所行,皆成案也。當第一次世界開闢十二萬年之中,所有人物事宜,亦非造物者之有心造作,偶然隨氣化之推遷,半明半暗,忽是忽非,如瀉水落地,偶成方圓;如孩童著棋,隨手下子。既定之後,竟成一本板板帳簿,生鐵鑄成矣。乾坤將毀時,天帝將此冊交代與第二次開闢之天帝,命其依樣奉行,絲毫不許變動,以故人意與天心往往參差不齊。世上人終日忙忙急急,正如木偶傀儡,喑中為之牽絲者。成敗巧拙,久已前定,人自不知耳。」文木恍然,曰:「然則今之所謂三皇五帝,即前此之三皇五帝乎?今之二十一史中之事,即前此之二十一史中之事乎?」王曰:「然。」  言未畢,侍臣捧一冊至,上書「康熙三年,浙江方水木泛海至毗騫國,應將前定天機漏洩,俾世人共曉,仍送歸浙江」云云。文木拜謝,臨別泣下。王搖手曰:「子胡然?十二萬年之後,我與汝又會於此矣!何必泣為?」既而笑曰:「我錯,我錯!此一泣,亦是十二萬年中原有兩條眼淚,故照樣謄錄,我不必勸止也。」文木問王年壽,左右曰:「王與第一次盤古同生,不與第千萬次盤古同死。」文木曰:「王不死,則乾坤毀時,王將安歸?」王曰:「我沙身也,歷劫不壞。萬物毀壞,變為泥沙而極矣。我先居於極壞之處,劫火不能燒,洪水不能淹,惟為惡風所吹蕩。上至九天,下至九淵,殊覺勞頓。每每枯坐數萬年,等盤古出世,覺日子太多,殊可厭耳。」言畢,口噓氣吹文木,文木乘空而起,仍至海船上。月餘歸浙,以此語毛西河先生。先生曰:「人但知萬事前定,而不知所以前定之故,今得是說,方始豁然。」
prussianz 08/8/5 19:59
原帖由 阿修羅 於 2008-8-4 16:19 發表
近年最喜歡看的一部小說:子不語
其中有講到地球的形成,比聖經講得更過引!
奉行次盤古成案
  《北史》稱「毗騫國王頭長三尺,至今不死」,予嘗疑其誕。康熙間,浙人方文木泛海,被風吹至一處,宮殿巍峨,上署「毗騫殿」三字,方大驚, ...


sorry , 師兄 , 這是 幾百年前的神話 ??

prussianz 08/8/5 20:07
原帖由 阿修羅 於 2008-8-4 16:19 發表
近年最喜歡看的一部小說:子不語
其中有講到地球的形成,比聖經講得更過引!
奉行次盤古成案
  《北史》稱「毗騫國王頭長三尺,至今不死」,予嘗疑其誕。康熙間,浙人方文木泛海,被風吹至一處,宮殿巍峨,上署「毗騫殿」三字,方大驚, ...


>>>>>>>>> 比聖經講得更過引

o yes

---------

+

文筆 通順 過 中文版 [耳|3] 經 很多,

雖然是古文 ,

但,

我讀起來,完全是沒有困難,

感謝,
感+謝 !!!

阿修羅 08/8/7 12:41
袁枚(1716年-1797年),清代詩人,散文家。字子才,號簡齋,別號隨園老人,錢塘(今浙江杭州)人。

乾隆年間進士,入翰林。曾任溧水、江浦、沭陽等縣縣令。任江寧(今江蘇南京)縣令時,推行法制,不避權貴,頗有政績。年三十八即休官養親,不復為官,于江寧小倉山築「隨園」,收集書籍,創作詩文,悠閒地度過了五十年。晚年遊歷南方諸名山,與詩友交往。生平喜稱人善、獎掖士類,提倡婦女文學,女弟子甚眾。

以詩名聞當世,創作講求性情個性,提倡「性靈說」,反對清初以來擬古和形式主義的流弊,使詩壇風氣為之一新,與蔣士銓、趙翼並稱「江右三大家」。為文自成一家,與紀曉嵐齊名,時稱「南袁北紀」。文章主「駢散合一」,兼取六朝駢儷,較桐城派通達。著有《小倉山房文集》、《隨園詩話》、《子不語》、《祭妹文》等。

子不語裡面有好多神神化化既故仔,全是袁才子搜集回來!
prussianz 08/8/7 14:32
原帖由 阿修羅 於 2008-8-7 12:41 發表
袁枚(1716年-1797年),清代詩人,散文家。字子才,號簡齋,別號隨園老人,錢塘(今浙江杭州)人。

乾隆年間進士,入翰林。曾任溧水、江浦、沭陽等縣縣令。任江寧(今江蘇南京)縣令時,推行法制,不避權貴,頗有政績。年三十八即休官養親,不復為官 ...


袁枚....

HIGH CLASSic TASTE .,;==^)

ThANKs


prussianz 08/8/7 14:33
原帖由 阿修羅 於 2008-8-7 12:41 發表
袁枚(1716年-1797年),清代詩人,散文家。字子才,號簡齋,別號隨園老人,錢塘(今浙江杭州)人。

乾隆年間進士,入翰林。曾任溧水、江浦、沭陽等縣縣令。任江寧(今江蘇南京)縣令時,推行法制,不避權貴,頗有政績。年三十八即休官養親,不復為官 ...


>>>>>>>>> 子不語裡面有好多神神化化既故仔

please introduce more some thing alike ,

i like it

cheers again ThANK ye

阿修羅 08/8/7 17:15
兩神相毆
  孝廉鐘悟,常州人,一生行善,晚年無子,且衣食不周,意鬱鬱不樂。病臨危,謂其妻曰:「我死慎毋置我棺中。我有不平事,將訴冥王。或有靈應,亦未可知。」隨即氣絕,而中心尚溫,妻如其言,橫屍以待。死三日後,果蘇,曰:我死後到陰間,所見人民往來,與陽世一般。聞有李大王者,司賞善罰惡之事。我求人指引到他衙門,思量具訴。果到一處,宮殿巍峨,中坐尊官。我進見,自陳姓名,將生平修善不報之事一一訴知,且責神無靈。神笑曰:「汝行善行惡,我所知也;汝窮困無子,非我所知,亦非我所司。」問:「何神所司?」曰:「素大王。」我心知「李」者,「理」也;「素」者,「數」也。因求神送至素王處一問。神曰:「素王尊嚴,非如我處無人攔門者。我正有事要與素王商辦,汝可隨行。」少頃,聞呼騶聲,所從吏役,皆整齊嚴肅。行至半途,見相隨有瀝血者曰「受冤未報」,有嚼齒者曰「逆黨未除」,有美婦人而拉醜男者曰「夫婦錯配」。最後有一人袞冕玉帶,狀若帝王,貌偉然而衣履盡濕,曰:「我,周昭王也。我家祖宗,自後稷、公劉,積德累仁,我祖父文、武、成、康,聖賢相繼,何以一傳至我,而依例南征,無故為楚人溺死。幸有勇士辛游靡長臂多力,曳我屍起,歸葬成周,否則徒為江魚所吞矣。後雖有齊侯小白借端一問,亦不過虛應故事,草草完結。如此奇冤,二千年來絕無報應,望神替一查。」李王唯唯。余鬼聞之,紛紛然俱有怒色。鐘方悟世事不平者,尚有許大冤抑,如我貧困,固是小事,氣為之平。行少頃,聞途中唱道而至曰:「素王來。」李王迎上,各在輿中交談。始而絮語,繼而忿爭,嘵嘵不可辨。再後兩神下車,揮拳相毆。李漸不勝,群鬼從而助之,我亦奮身相救,終不能勝。李神怒云:「汝等從我上奏玉皇,聽候處分。」隨即騰雲而起,二神俱不見。少頃俱下,雲中有霞帔而宮裝者二仙女相隨來,手持金尊玉杯,傳詔曰:「玉帝管三十六天事,無暇聽些些小訟。今贈二神天酒一尊,共十杯。有能多飲者,便直其事。」李神大喜,自稱「我量素佳。」踴躍持飲,至三杯,便捧腹欲吐。素神飲畢七杯,尚無醉色。仙女曰:「汝等勿行,且俟我覆命後再行。」  須臾,又下,頒玉帶詔曰:「理不勝數,自古皆然。觀此酒量,汝等便該明曉。要知世上凡一切神鬼聖賢,英雄才子,時花美女,珠玉錦繡,名書法畫,或得寵逢時,或遭凶受劫,素王掌管七分,李王掌管三分。素王因量大,故往往飲醉,顛倒亂行。我三十六天日食星隕,尚被素王把持擅權,我不能作主,而況李王乎!然畢竟李王能飲三杯,則人心天理,美惡是非,終有三分公道,直到萬古千秋,綿綿不斷。鐘某陽數雖絕,而此中消息非到世間曉諭一番,則以後告狀者愈多,故且開恩增壽一紀,放他還陽,此後永不為例。」鐘聽畢還魂。又十二年乃死。常語人云:「李王貌清雅,如世所塑文昌神;素王貌陋,團團渾渾,望去耳、目、口、鼻不甚分明。從者諸人,大概相似,千百人中,亦頗有美秀可愛者,其黨亦不甚推尊也。」鐘本名護,自此乃改名悟。
prussianz 08/8/8 02:40
原帖由 阿修羅 於 2008-8-7 17:15 發表
兩神相毆
  孝廉鐘悟,常州人,一生行善,晚年無子,且衣食不周,意鬱鬱不樂。病臨危,謂其妻曰:「我死慎毋置我棺中。我有不平事,將訴冥王。或有靈應,亦未可知。」隨即氣絕,而中心尚溫,妻如其言,橫屍以待。死三日後,果蘇,曰:我死後到陰 ...


你令我,突然間,再一次 強懷舊,

你令我 想起 我 最喜歡看的 `````民間傳奇"""".etc



ThANKs

阿修羅 08/8/8 13:49
中國也有狼人故事!
老嫗變狼
  廣東崖州農民孫姓者,家有母,年七十餘。忽兩臂生毛,漸至腹背,再至於掌,皆長寸餘;身漸傴僂,尻後尾生。一日,仆地化作白狼,衝門而去。家人無奈何,聽其所之。每隔一月,或半月,必還家視其子孫,照常飲啖。鄰里惡之,欲持刀箭殺之。其子婦乃買豚蹄,俟其再至,囑曰:「婆婆享此,以後不必再來。我輩兒孫深知婆婆思家,無惡意,彼鄰居人那能知道?倘以刀箭相傷,則做兒媳者心上如何忍得?」言畢,狼哀號良久,環視各處,然後走出。自後,竟不來矣。
口琴王 08/8/11 21:52
天...
我很怕看古文
prussianz 08/8/12 00:12
原帖由 口琴王 於 2008-8-11 21:52 發表
天...
我很怕看古文


天...
我很怕 沒有 口琴

1 [2] >>

返回首頁 | 登錄 |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