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教者之家

【轉載】耶穌笑過嗎?

沙文 07/3/30 08:38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www.gs.xinhuanet.com/blog/2007-03/29/content_9639534.htm

笑,笑聲,笑容,笑意,笑臉,笑話,笑料,笑貌,笑顏,這麼多與笑有關的字眼,表達的都是讓人高興的表情動作,性情流露。可是,又有誰知道,在歷史上,有些宗教,利用其強大的權力,一度曾經禁止人們發笑。

    法國思想家阿蘭·佩羅菲特有一本厚厚的書,叫做《信任社會》,商務印書館出版,其中有一節寫到:

    今天我們很難衡量教會直到現代之初所具有的禁錮能量有多大。對於亞麻、手帕以及世俗音樂甚至笑聲,它經常譴責,至少不贊成。

     正是對笑的譴責今天會讓人發笑,或者讓人懷疑是否真有其事。然而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對於禁笑這樣的荒唐事,《信任社會》的作者還在書頁下面做了說明: “雅克·勒戈夫1990年在人文科學高等研究所專門就此舉辦了研討會。我們還在梅波麗埃所著的的《進行一般和個別懺悔的3種有益反省(巴黎,愛德美·顧特羅出版社,1706年)一書中找到這種譴責的痕跡。那麼,宗教為什麼要譴責笑呢?《信任社會》說,譴責的理由是福音書中的耶穌從來不笑。基督教教父甚至揭示笑中有魔鬼。一些修會規定修道士任何時候都不得笑,對於在俗教徒,神職人員不僅命令他們要戒絕婚姻關係,而且在齋戒期、四季大齋日、瞻禮前一日以及一年中的所有禮拜五都要戒笑。聽懺悔的神父接到嚴處違規者的指令。而一些著名的神學家,開始區分有節制的笑和無節制的笑。無節制的笑必須絕對禁止,而有節制的笑在一些情況下是允許的。一直到19世紀,有神學家暗示,福音書中雖無耶穌笑的參照,但不一定意味著耶穌從來不笑。

    以前曾看過讓 ·諾安的《笑的歷史》一書,那本書中卻沒有談到宗教禁止人們發笑的事,至少我想不起來有這樣的內容。但是,挪威人英格維爾特·薩利特·吉爾胡斯的《發笑的神靈,哭泣的貞女——宗教史中的笑》(上海人民出版社)卻確實寫到歐洲基督教譴責、禁止人們發笑,崇尚人們哭泣的史實。

    《發笑的神靈,哭泣的貞女——宗教史中的笑》說,古希臘羅馬甚至哲學家以及埃及人和猶太人的宗教領袖就不贊成笑,這或許是基督教譴責笑的源頭。著名哲學家畢達哥拉斯從來不笑,埃及的祭司們也從來不笑,猶太的拉比也從來不會大笑。一個生活在死海中的禁欲的猶太神秘主義團體埃塞尼派,規定罰愚蠢地哄笑的人作30天的苦修和懺悔。一個到埃及沙漠苦修的聖·安東尼也以從未發笑聞名於世。

    為笑這個題目殫精竭慮費盡心血的早期基督教思想家克萊門要求即使微笑也要控制在一定限度內,當然克萊門還沒有要求禁絕一切笑;克萊門以及後來斯多葛派哲學家認為理智要壓倒情緒,突然爆發的笑打亂了理性的思想和言說。

     西元4世紀末,君士坦丁堡的主教克裏索斯托首次發現耶穌從來不笑,他還發現耶穌有兩次哭泣。克裏索斯托認為笑會導致公認的罪惡,笑破壞了苦行生活。一位基督教演說家說,“笑是靈魂毀滅的開端”,因此,修士應該永遠不發笑。正如克裏索斯托所言,對耶穌在十字架上的苦難和死亡的思索,應該一勞永逸地取消所有的笑。這一點,我們也許也有大致相同的記憶,新政權建立後思想政治工作者總不忘讓人們牢記階級苦不忘血淚仇,“苦不苦,想想紅軍長征兩萬五”,人們頓時一臉的嚴肅悲慼甚至仇恨,誰還敢有什麼心思笑。

    在6世紀,義大利的一本《耶穌清規》說,笑作為邪惡之一,在清修生活中不應該發生;西方的修道院生活就是奠基在這種清規的基礎之上的。這部清規還認為,通向謙卑的階梯總共有12級,其中對發笑的克制在第10級,這就是說,如果不能克制發笑,那麼,一個苦修者在即將到達勝利的頂點的時候,就會前功盡棄,功敗垂成。

    因為笑是邪惡的力量,是毀滅的開端,因此,宗教特別要求貞女不能笑,而且還推崇她們的哭。克裏索斯托就堅持認為,一個貞女不但應該避免放聲大笑,而且連莞爾一笑也應該克制。這麼看,中國老祖宗要求淑女笑不露齒,還是很寬鬆的了。

     中國歷史上對於笑似乎沒有什麼禁錮。周幽王為自己的愛妃褒姒不笑還弄了個烽火戲諸侯,落個身死國滅的下場。中國人信奉的佛教簡直就是笑的宗教,佛祖菩薩從來笑嘻嘻笑吟吟的,彌勒佛就是一個笑面和尚,笑人間一切可笑事。但是,如果從政治的層面看,中國的政治強權對於笑同樣並不感冒。一旦有權力出場的地方,就只有嚴肅,只有兩眼淚汪汪的虔敬。在這些場合,任何發笑都會當成大不敬,政治笑話之類大概也有殺身之禍 。

    這說明什麼?正如《發笑的神靈,哭泣的貞女——宗教史中的笑》所說,“當笑觸及到那些還沒有說過,或者不允許說,甚至連想都不能想的東西的時候,笑就不再僅僅是文雅的言說的伴隨物,而毋寧是一種危險的力量。儘管有試圖控制它的一切努力,笑仍然可以打開通向神秘王國的危險通道”。
=====================================================================================================
沙文按:

嘩, 福音書中雖無耶穌自凟的參照,但不一定意味著耶穌從來不自凟
Step.King 07/3/30 22:14
沙老大...小弟記得聽一位教會朋友提過
近年很多神學者開始去研一些神祇是否人性化的命題...
例如有人論述過天父是不是會去大小解...你搵唔搵到過d文呀
小弟洋文差  還望師父你指點~
沙文 07/3/31 00:44
原帖由 Step.King 於 2007-3-30 06:14 發表
沙老大...小弟記得聽一位教會朋友提過
近年很多神學者開始去研一些神祇是否人性化的命題...
例如有人論述過天父是不是會去大小解...你搵唔搵到過d文呀
小弟洋文差  還望師父你指點~ ...
此段研究論文出自「新華網甘肅頻道」。應該是甘肅大秦兵團後裔發表的。

您同佢地是同袍,您自己問佢地啦。

仲有,我都係唔做您師父了。我詳細考慮過,金庸小說人物中,其實我最想做段正淳,佢係冇徒弟的
Step.King 07/3/31 08:58
原帖由 沙文 於 2007-3-31 00:44 發表
此段研究論文出自「新華網甘肅頻道」。應該是甘肅大秦兵團後裔發表的。

您同佢地是同袍,您自己問佢地啦。

仲有,我都係唔做您師父了。我詳細考慮過,金庸小說人物中,其實我最想做段正淳,佢係冇徒弟的
...


那小弟改口叫你一聲段王爺好了...

但未知老大...你...能否防了段延慶這只綠帽蓋頂  (別打我~!)

返回首頁 | 登錄 |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