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教者之家

【轉載】《中梵協議》再續?

1 [2] [3] > [6]
旁觀者 2020/10/15 03:24
【原題】《中梵協議》再續?專題|中共蹂躪天主信徒 教廷盲忍只求發展
                                       蘋果日報2020年10月14日
    《中梵協議》(全稱中梵主教任命臨時協議)兩年前由梵蒂岡與中國簽訂,引起的爭議延續至今。兩年以來,中共要求中國教會「跟黨走」的慾望更強烈,繼續拆教堂、阻彌撒,而從未向中共屈服的閩東教區輔理主教郭希錦上月更突然辭職,成為《中梵協議》的一個標誌事件。打壓宗教情況仍舊惡劣,未使教廷打消續約的意向。有神父及教徒向《蘋果》表示,向中共讓出神權是為教不容,對教宗的決定難以釋懷。《中梵協議》未見其利,先見其害。
    中共建政後,與梵蒂岡斷絕來往近30年,至改革開放雙方才重啟接觸。中國天主教會長期分裂為二,一是只效忠教宗的非官方教會(地下教會),另一是中共自辦的地上教會。中梵向來在主教任命事宜上互不退讓。《中梵協議》被視為歷史性的文件,正由於雙方就主教任命達成基本的共識,而教宗在中國任命主教時有「最後否決權」。
    教廷當年在簽定協議的當日,追認了八名已被絕罰的中國自選自聖主教。教廷釋出的善意,始終未能讓中國天主教走出寒冬。五星旗還是在教堂飄揚,堂內書室放滿習近平的書籍,地下神職人員持續被迫加入愛國會,打壓與日俱增。「現在聚會的地兒都給封條封住了,(說是)非法聚會。去年聖誕節的時候,我們參與彌撒。大概六點完了以後我們就悄聲的往外走,會長就揮手往外走,不允許那個大聲說話,後來別的教友小聲說,政府上面來了命令,不允許做彌撒。」河北保定教區地下教徒趙先生向《蘋果》表示,神職人員或教友「守了哪一部,破壞了哪一條」,當局都相當清楚。
    「簽成協議之後,迫害是更加緊,到處都拆教堂、禁止18歲以下青年信教,這是在滅絕天主教會的下一代,這根本沒有甚麼自由。這次迫害讓我們轉型到地上去,不轉到地上就打壓。他們也說要用《國安法》來逮捕(我們),國安機關可以直接打擊。」在南方傳道的地下教會羅神父(化名)向《蘋果》直言。他也厲聲批評:「方濟各教宗根本沒有過問我們地下教會的狀態。我們中國好幾位主教現在在牢裏,方濟各發過一句聲嗎?保定教區蘇志民主教現在下落不明,一個教會狀態是這樣的,還談甚麼協議?」
    教廷自詡與中國有傾有講,論調至今未變:「是為牧養而不是為政治……這是一項和平協議,彼此(中梵)都有損失……我們會繼續向前。」然而,將宗教視為國家安全一環的中共可不是這樣盤算。《中梵協議》簽定的前後,中國分別於2018年2月起實施《宗教事務條例》,及於2020年2月起實施《宗教團體管理辦法》,以加強箝制天主教乃至其他宗教。
    前者列明宗教應「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其次需經明文批准才可設立「臨時宗教場所」,扼殺宗教聚會空間,另嚴令禁止未成年人進入禮拜場所。後者更是列明未經政府部門審查或登記,「不得以宗教團體的名義開展活動」,無疑給地下教會敲響喪鐘,而最為嚴苛的第17條更規定宗教團體的職能是「宣傳中國共產黨的方針政策以及國家法律」、「教育引導宗教教職人員和信教公民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而不是宗教信仰。全國政協主席汪洋去年11月要求,全面評估現有宗教經典譯本,進行注釋、修正甚至重譯,以符合時代,令人擔心中共會編寫一本「中國版」的《聖經》。
    條例廣泛針對宗教,不只地下教會,現時連地上教會也不好過。天主教廣州總教區教徒斯德望向《蘋果》指出:「宗教局近年通知我哋(教會)唔好開教理班,但無講明原因,中國、中共喺好多地方都好野蠻。」教理班是領洗為新教友的必修課程,不讓開班等於約束天主教的發展。他又提到,經常有便衣人員在教堂門口監視堂內動靜,「睇吓有冇未成年人,仲有冇新教友」。「教理班只能在夜晚偷偷地開,7月嗰陣重開教堂都遇到好大阻力,有啲堂區線上聚會就會俾人拉去飲茶。」對於中國天主教的發展,斯德望頗為悲觀,認為教友多少受中共洗腦,逆來順受,「覺得可以去教堂已經好好」,對中共打壓宗教無感。
    對比起中共在宗教上的一再進逼,教廷對中國教徒的支持無疑顯得單薄。如去年6月28日,梵蒂岡發佈的《聖座關於中國神職人員民事登記的牧靈指導》僅稱:「不要對非官方的天主教團體施加恐嚇性壓力,就像已經不幸發生的那些。」本月7日,梵蒂岡外長蓋拉格(Paul Gallagher)證實已向北京表達續簽《中梵協議》的建議,他引述梵蒂岡國務院長帕羅林(Pietro Parolin)樞機所說「中梵協議就像是打開窗子透進來的一線光芒」,因此「接受批評是值得的」。
    兩年前狠批《中梵協議》的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近日再於個人網誌開火,提到協議簽訂兩年以來,中國天主教會已經分裂,地下教會的教徒也感到被出賣,而中國政府持續迫害基督徒、神職人員,不少主教陷獄後被驅逐,「歷史可以這樣一筆帶過嗎?」
    意大利宗教社會學家英特羅維吉(Massimo Introvigne)曾指出,梵蒂岡通過和波蘭、立陶宛等前共產陣營國家交往,認為《中梵協議》會為教廷提供迴旋餘地,使其能在共產主義社會公開行事。然而客觀的事件可見,在梵蒂岡向中共的讓步與妥協之下,教宗美其名有「最後否決權」,但地下教會如被消滅殆盡,教廷官員又不能自由訪問中國,很難順利審查中國交出的主教人選,難保教宗最後不會成為橡皮圖章。也誠如陳日君日前所言,就算教廷有權否決中國主教的任命,「(教宗)可以毫不尷尬地行使多少次呢?」
    中梵無疑在一盤大棋中博弈,但恐怕摸着石子過河的,從來只有教廷一方。
https://hk.appledaily.com/china/ ... IVD7XC27I2IIZJLUKQ/
旁觀者 2020/10/15 03:25
一個人類社會毒瘤,難道讓它任意滋長﹖
    莫要被妖酋的「妥協」蒙騙而掉以輕心。慎防妖酋以退為進,一旦許容妖徒活動,牠們便可以慢慢滲透。
萬勿與妖教有任何交往,國內應加強教育,使百姓認識妖教的危害性。同時開放民間網站,加以大力批判。
leefeng 2020/10/15 06:42
一個人類社會毒瘤,難道讓它任意滋長﹖
    莫要被妖酋的「妥協」蒙騙而掉以輕心。慎防妖酋以退為進,一旦 ...
旁觀者 發表於 2020/10/15 03:25




基督妖教危害中國的歷史不少,中國如果再相信信基督妖教等於自掘墳墓!



.
leefeng 2020/10/15 06:58
【原題】《中梵協議》再續?專題|中共蹂躪天主信徒 教廷盲忍只求發展
                                   ...
旁觀者 發表於 2020/10/15 03:24



老鼠看見一屋肥豬肉,冇得入內揾食,一班妖教徒個個發狂了?醜態百出!
陳日君賤種不是反中嗎?
基督教徒又反中,又想中國請牠們食九大簋?
打完人地,還想別人請他食大餐?
基督教的撒潑無耻精神病實在嚴重的厲害。


讓這些妖魔鬼怪進入中國危害中國下一代的才是儍的吧!


「歷史可以這樣一筆帶過嗎?」當然不能,
中國人應該牢牢記住基督教在歷史到今日曾經怎樣害過中國,好嗎? !


   




.
上流寄生族 2020/10/15 09:18
本帖最後由 上流寄生族 於 2021/4/9 02:45 編輯

一個人類社會毒瘤,難道讓它任意滋長﹖
    莫要被妖酋的「妥協」蒙騙而掉以輕心。慎防妖酋以退為進, ...
一旦許容妖徒活動,牠們便可以慢慢滲透。
萬勿與妖教有任何交往,
國內應加強教育,使百姓認識妖教的危害性。
【使人民         自禁         之】
同時開放民間網站,加以





旁觀者 發表於 2020/10/15 03:25

    党国道鉴,敬啟者:    敬奉建议:

只须▼▼▼▼▼


在基督教堂内内外外,挂满 “圣经金句”,例如:


玛窦福音: 第 10 章https://www.ccreadbible.org/Chinese%20Bible/znccb/Matthew_bible_Ch_10_.html

21

兄弟要将兄弟,
父亲要将儿子置于
,儿女也要起来反对父母,要将他们害死
。。。。。。。。。。。。。。。。。。

34你们不要以为我来,是为把平安带到地上;我来不是为带平安,而是带刀剑,


35因为我来,是为叫人脱离自己的父亲,女儿脱离自己的母亲,儿媳脱离自己的婆母;
(35《外文版》For I have come to set a man against【反对//////反叛】 his fatherand daughter against her mother; a daughter-in-law against her mother-in-law.)


36所以,人的仇敌,就是自己的家人


37
谁爱父亲或母亲超过我,不配是我的;
谁爱儿子或女儿超过我,不配是我的。



38谁不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随我,不配是我的。


39谁获得自己的性命,必要丧失性命;谁为我的缘故,丧失了自己的性命,必获得性命。

    敬祈笑纳,无任感激!

   恭颂
尊安

小人 xxx 谨此敬上


虫注;;;;;;;;;

基督天主教之玛窦福音 =
基督新教之马太福音
基督新教1定抵赖说他们绝对没有玛窦福音 】



附;;;;;;;;;
離教者之家的旁观者爷爷还有建议;;;
https://exchristian.hk/forum/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142502&ptid=14157

畢竟現時西方國家名義上仍屬基督妖教國家,老八若採取行動除妖,必會招來四面圍攻,這是它的難處。
        最好辦法,

一是在國內開放言論,讓民間去鞭撻妖教。

一是反客為主,在各國網絡上數臭妖教,令各國人士認識妖教嘅危害,自己將它除滅。

還要引入正教(佛、道已開始在各國扎根),兩相一比,妖教便自動現形,漸漸消除。


上流寄生族 2020/10/15 09:34
一個人類社會毒瘤,難道讓它任意滋長﹖
    莫要被妖酋的「妥協」蒙騙而掉以輕心。慎防妖酋以退為進, ...
一旦許容妖徒活動,牠們便可以慢慢滲透。
萬勿與妖教有任何交往,
國內應加強教育,使百姓認識妖教的危害性。
【使人民         自禁         之】
同時開放民間網站,加以




旁觀者 發表於 2020/10/15 03:25
孙子兵法,大概如此:攻心为上
攻人为下
攻城下下
上流寄生族 2020/10/15 10:06
本帖最後由 上流寄生族 於 2020/10/26 16:11 編輯

一個人類社會毒瘤,難道讓它任意滋長﹖
    莫要被妖酋的「妥協」蒙騙而掉以輕心。慎防妖酋以退為進, ...
一旦許容妖徒活動,牠們便可以慢慢滲透。
萬勿與妖教有任何交往,
國內應加強教育,使百姓認識妖教的危害性。
【使人民                  之】
同時開放民間網站,加以




旁觀者 發表於 2020/10/15 03:25
此更是为   党国千秋万岁万岁万万岁之大计《维稳》
基督教千千秋万年仍屹立不倒,
https://m.exchristian.hk/forum/index.php?action=thread&tid=1467&from=recommend_f





使人民子子孙孙世世代代
         “我隔离 & 免疫” 于基督教【包括:天主教】
,可能是重中之重,   如此,党国
才能是真真正正万岁,
。。。。。。
广府话:同基督教斗长命
上流寄生族 2020/10/15 10:16
本帖最後由 上流寄生族 於 2020/10/15 10:20 編輯

一個人類社會毒瘤,難道讓它任意滋長﹖
    莫要被妖酋的「妥協」蒙騙而掉以輕心。慎防妖酋以退為進, ...
一旦許容妖徒活動,牠們便可以慢慢滲透。
萬勿與妖教有任何交往,
國內應加強教育,使百姓認識妖教的危害性。
【使人民                  之】
同時開放民間網站,加以




旁觀者 發表於 2020/10/15 03:25
满清
虽:已严防基督教犯上作乱,
但:正因没教育人民 & 使百姓認識妖教的危害性
故:终被人民 & 人【都是:基督教徒】。。。。。。


只:用了几十年!!!
https://m.exchristian.hk/forum/index.php?action=thread&tid=13857&extra=page%3D1
上流寄生族 2020/10/16 08:11
本帖最後由 上流寄生族 於 2020/10/26 16:07 編輯
【原題】《中梵協議》再續?專題|中共蹂躪天主信徒 教廷盲忍

求發
                                   ...
旁觀者 發表於 2020/10/15 03:24
離教者之家leefeng 之金句说的最好:“明顺暗反”
【tag :勾践】
上流寄生族 2020/10/16 08:32
本帖最後由 上流寄生族 於 2020/10/22 16:36 編輯
& 军人【 ...满清
虽:已严防基督教犯上作乱,
但:正因没教育人民 & 使百姓認識妖教的危害性
故:终被人民 & 人【都是:基督教徒】。。。。。。


只:用了几十年!!!
上流寄生族 發表於 2020/10/15 10:16
例如

https://m.exchristian.hk/forum/index.php?action=thread&tid=13857&extra=page%3D1

這場劃時代的晚清革命以1903年成立的華興會為界:

之前的興中會和大明順天國這兩個僅有的革命團體都是由中國基督徒領導<<<<<<<<<<<<<<<<<<成員也多是基督徒<<<<<<<<<<<<<<<<<<之後的華興會、光復會、共進會、科學補習所、群治學社、振武學社等雖然不是由基督徒領導,但華興會和科學補習所卻有基督徒參與,又跟兩湖的聖公會關係密切<<<<<<<<<<<<<<<<<<

其後日知會【【【聖公會】】】的成立,對辛亥革命的成功起了決定性的作用<<<<<<<<<<<<<<<<<<現存著作極少全面研究基督徒在革命中的功業,更遑論深入探討革命中的基督教因素,如






基督教性質、背景和勢力,基督教信仰對革命者的思想塑造<<<<<<<<<<<<<<<<<<基督徒「救國」概念的淵源,以及

基督徒如何在救國的大前提下與非基督徒知識分子、三合會軍人合作<<<<<<<<<<<<<<<<<<

上流寄生族 2020/10/16 09:02
本帖最後由 上流寄生族 於 2020/10/22 16:35 編輯
& 军人【 ...满清
虽:已严防基督教犯上作乱,
但:正因没教育人民 & 使百姓認識妖教的危害性
故:终被人民 & 人【都是:基督教徒】。。。。。。


只:用了几十年!!!
上流寄生族 發表於 2020/10/15 10:16
例如:▼

https://exchristian.hk/forum/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137225&ptid=13857


第十章:兩湖基督徒的革命
<<<<<<<<<<<<<<<<<<
 武昌《tag:武昌起义《起事《颠覆。成功。之兵变》》》<<<<<<<<<<<<<<<<<<、長沙兩地日知會的基督徒參與兩湖革命,是繼大明順天國後,興中會系統外的基督徒革命活動。雖然大多數的成員為非基督徒,但日知會是基督徒所創辦主持<<<<<<<<<<<<<<<<<<,且是第一個以教會機構名義進行革命的機構<<<<<<<<<<<<<<<<<<。


基督徒與黃興長沙革命活動


 1904 年的長沙革命, 由黃興創辦的華興會發起,並集結了湖南長沙聖公日知會【tag:聖公<<<<<<<<<<<<<<<<<<、湖北武昌科學補習所。


 日知會由華人牧師黃吉亭創辦<<<<<<<<<<<<<<<<<<,為一啟發新思想、鼓吹格命的組織。除了提供有關新思想的書報,黃吉亭並在主日講道除宣講福音時,「假基督捨身救世等事為宣傳革命的資料」,吸引多人聚會,並深切影響湖南人<<<<<<<<<<<<<<<<<<、學生的革命思想。


 科學補習所是武昌學界的愛國志士所辦,以在中宣傳革命思想為目的<<<<<<<<<<<<<<<<<<,對外號稱研究推廣西學<<<<<<<<<<<<<<<<<<,實則進行推翻滿清的革命<<<<<<<<<<<<<<<<<<活動。


 長沙起義計劃,因事洩而遭清廷的大肆搜捕、並被搜獲科學補習所的參與者資料,屬核心份子的劉敬安、曹亞伯皆因基督徒的身份<<<<<<<<<<<<<<<<<<、藏匿教堂而得以悻免<<<<<<<<<<<<<<<<<<;部份的革命黨人、黃興亦在黃吉亭牧師的大力鼎助<<<<<<<<<<<<<<<<<<,而逃脫清兵的威脅,黃吉亭的信仰<<<<<<<<<<<<<<<<<<,為他帶來莫大的勇氣<<<<<<<<<<<<<<<<<<,支持他冒生命危險<<<<<<<<<<<<<<<<<<搭救革命志士。


武昌日知會的革命活動
<<<<<<<<<<<<<<<<<<
 武昌的日知會由胡蘭亭牧師主持<<<<<<<<<<<<<<<<<<,感於國勢日衰而接受劉敬安的建議,將日知會【tag:聖公改組為革命機關<<<<<<<<<<<<<<<<<<。一方面廣招界<<<<<<<<<<<<<<<<<<、學界、新聞界、宗教界的人才入會,並吸引許多革命團體自動結束自身組織全體加入日知會<<<<<<<<<<<<<<<<<<;另一方面致力宣傳革命思想:在其閱書報室公開展覽大量革命書報,供人閱讀,除宣講福音外,並有革命演講,吸引許多人<<<<<<<<<<<<<<<<<<、學生前來,也有多人因此信教<<<<<<<<<<<<<<<<<<。日知會的影響力由武昌擴張到九江、南昌,各省的<<<<<<<<<<<<<<<<<<也受日知會薰染而頃向革命<<<<<<<<<<<<<<<<<<,孫中山並以日知會作為同盟會在湖北的分會<<<<<<<<<<<<<<<<<<。而日知會之所以能如此成功的帶動革命風潮,得以公開展覽革命書籍、鼓吹革命思想,實得歸功其為教會組織所擁有的特權<<<<<<<<<<<<<<<<<<.

上流寄生族 2020/10/16 09:45
& 军人【 ...满清
虽:已严防基督教犯上作乱,
但:正因没教育人民 & 使百姓認識妖教的危害性
故:终被人民 & 人【都是:基督教徒】。。。。。。


只:用了几十年!!!
上流寄生族 發表於 2020/10/15 10:16
例如:▼
https://exchristian.hk/forum/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137223&ptid=13857

 2.革命的佈署:惠州一路由鄭士良、黃耀庭、黃福等人,結合當地十縣的會黨和綠林<<<<<<<<<<<<<<<<<<,始其連成一陣線,由鄭作總指揮,使他們在這次戰役中成為精銳的部隊。廣州方面,在鄧蔭南領導下,各同志亦著手個人參與起事的計畫,例如:練遑成夫婦在藥房行醫賣藥,實則為革命祕密機關活動;吳義如負責聯絡界<<<<<<<<<<<<<<<<<<和綠林;宋少車則召集其餘各界人士。另一種佈署則是窺探地形,觀察要隘,以及刺探軍情,此職責由吳義如擔任。


。。。。。。
。。。。。。
。。。。。。
 十月六日,各方佈署成熟,鄭士良正式起兵。到處破清兵、繳槍械,甚至有不少和地方勢力投誠<<<<<<<<<<<<<<<<<<不到半個月,惠州十州縣地方已有六縣為革命軍所佔據。
上流寄生族 2020/10/16 09:53
本帖最後由 上流寄生族 於 2020/10/16 10:35 編輯
& 军人【 ...满清
虽:已严防基督教犯上作乱,
但:正因没教育人民 & 使百姓認識妖教的危害性
故:终被人民 & 人【都是:基督教徒】。。。。。。


只:用了几十年!!!
上流寄生族 發表於 2020/10/15 10:16
例如:▼https://m.exchristian.hk/forum/index.php?action=thread&tid=13857&extra=page%3D1

 四.五月間,檀香山百餘人先後到香港入會,實力大增.在基層軍力方面,香港興中會計畫集徵港澳兩地會黨.綠林.鄉團.防營等人力.這是基督徒與會黨合作革命之始,由同是會黨的基督徒所達成<<<<<<<<<<<<<<<<<<.另一方面,當時廣州大量遣散軍隊,招致不滿,興中會趁機招攬,,各軍欣然從命願效死力.為了起事後通告各國,要求承認,興中會邀請香港<<德臣日報>>.<<士蔑西報>>等西人共同起草英文對外宣言.
上流寄生族 2020/10/16 09:55
例如:▼

 四.五月間,檀香山百餘人先後到香港入會,實力大增.在基層軍力方面,香港興中會計畫集徵港澳兩地 ...
上流寄生族 發表於 2020/10/16 09:53
抱歉未完待续
上流寄生族 2020/10/16 15:34
本帖最後由 上流寄生族 於 2020/10/16 19:45 編輯
& 军人【 ...满清
虽:已严防基督教犯上作乱,
但:正因没教育人民 & 使百姓認識妖教的危害性
故:终被人民 & 人【都是:基督教徒】。。。。。。


只:用了几十年!!!
上流寄生族 發表於 2020/10/15 10:16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


強調:

「要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
「確保部隊絕對忠誠可靠」。

拍掌欢迎!!

但是,
小人忧心忡忡 1 问题 ▼

好听说话人人会,。。。。。。。
人的心里怎么想,谁也是不知。



因此,
敬请 容许小人重呈建议:
教育人民 & 使百姓認識妖教的危害性
(编成:学校课程,诸如此类)
(尤其:党校,军校)
(严防:再出。。。)
上流寄生族 2020/10/16 19:41
本帖最後由 上流寄生族 於 2020/10/22 16:39 編輯

& 军人【 ...满清
虽:已严防基督教犯上作乱,
但:正因没教育人民 & 使百姓認識妖教的危害性
故:终被人民 & 人【都是:基督教徒】。。。。。。


只:用了几十年!!!
上流寄生族 發表於 2020/10/15 10:16
ref参考:
[抱歉,资料太敏感,有关之全文 & link 可能不可贴離教者之家]
據知情人士透露,一名中共出逃後,告知美國情報機構
。。。。。。
9月17日,。。。。。。
據消息人士透露,這名出逃者逃出中國後前往歐洲,在歐洲受到歐洲國家安全部門的保護

這名中共軍方出逃者認為,中共特工已經滲透到美國政府,
【從上述可知:西方特工,亦可能已渗透入了   党国《包括:军队》
【否则,此軍方出逃者,根本没可能拿
武器資訊 & 成功逃出
上流寄生族 2020/10/16 20:06
ref参考:
[抱歉,资料太敏感,有关之全文 & link 可能不可贴離教者之家]
據知情人士透露,一名中共軍人出
...
渗透
上流寄生族 發表於 2020/10/16 19:41
大xx 常常说有“内部资料”:例如:


2011年11月30日 — 大xx 2011年12月01日讯】(大xx 记者yy编译综合报导)据《华盛顿邮报》 ... 报告信息来源包括google 地图,博客,军方杂志,中国内部资料 ...
......
......
......
【大xx 2020年04月09日訊】(大xx 記者zz 報導)
大xx 日前獲得中共地方政法委系統的內部文件,揭示了
上流寄生族 2020/10/23 00:10
本帖最後由 上流寄生族 於 2020/10/23 00:49 編輯

孙子兵法,大概如此:攻心为上
攻人为下
攻城下下
上流寄生族 發表於 2020/10/15 09:34
攻心为上,包括 -
【首要】
教育:向人民露出基督教之恶毒真面目,除其道德高地。


道德高地至重要:
道德高地之重要:
首先立德
才能立信
:【………………人人舍命陪君子】

曾俊華及中大民調的微言大義| 指點江山| 中原地產hk.centanet.com › info › property-news › 專欄 › 曾俊...
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於11月16日的網誌說道:
「守法不是法治的全部,但守法是 ... 曾俊華要求示威者
「停止佔領行動,否則祇會失去道德高地」,文內的道德高地 ...





泛民,你要站在道德高地,還是一敗塗地| 書生百用| 立場新聞www.thestandnews.com › politics › 泛民-你要站在道德...

  • 2017年3月30日 — 特首選舉終於落幕。 如果時空回到雨傘期間,誰會想到及後的選舉會變成今日的樣子?誰會想到曾俊華在...
上流寄生族 2020/10/23 16:09
本帖最後由 上流寄生族 於 2020/10/23 16:12 編輯

一個人類社會毒瘤,難道讓它任意滋長﹖
    莫要被妖酋的「妥協」蒙騙而掉以輕心。慎防妖酋以退為進, ...
一旦許容妖徒活動,牠們便可以慢慢滲透。
萬勿與妖教有任何交往,
國內應加強教育使百姓認識妖教的危害性。
【使人民         自禁         之】
同時開放民間網站,加以





旁觀者 發表於 2020/10/15 03:25

      党国道鉴,敬啟者:    恭恭敬敬敬奉建议:

      有关之教育,可以考虑加上歌曲【软性】,



、"无神论"
https://exchristian.hk/forum/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137203&ptid=13855

、"先知道沒有神,"
https://exchristian.hk/forum/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137496&ptid=13863


      敬祈笑纳,无任极端感激!

   恭颂
金安

小人 xxx虫 谨此敬上
上流寄生族 2020/10/25 09:47
本帖最後由 上流寄生族 於 2020/10/25 11:25 編輯


& 军人【 ...满清
虽:已严防基督教犯上作乱,
但:正因没教育人民 & 使百姓認識妖教的危害性
故:终被人民 & 人【都是:基督教徒】。。。。。。


只:用了几十年!!!
上流寄生族 發表於 2020/10/15 10:16
例如:陸皓東

陸皓東,雖非軍人,但一定是官府人员電報局。
【即是:基督教已渗透入了官府
证据:

https://m.exchristian.hk/forum/index.php?action=thread&tid=13857&extra=page%3D1
>> 陸浩東就職於安徽蕪湖電報局,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99%86%E7%9A%93%E4%B8%9C


>> 1887年1月,當孫文在香港香港華人西醫書院習醫時,陸皓東就讀上海電報學堂,1890年畢業後回鄉與黎小卿結婚,1891年再到上海任職電報局,這段期間常在滬、港澳間往返。[2]
。。。。。。
>> 當時美國駐廣州領事館為他做保證,稱其為電報局翻譯生,不是謀反者。但是李出示其供詞,美國領事無可奈何。[3]
。。。。。。
。。。。。。
。。。。。。
信仰[編輯]

陸皓東是基督徒到香港後,他進入香港西式學校就讀【虫评:陸皓東家底好好【基督教有专业“传销团”渗透上流社会】】,以補村塾舊式教育之不足。每逢主日,陸便到香港必列者士街的美國網紀慎會(公理會                                      布道所,現為必列啫士街街市做禮拜。該教會是美國宣教士喜嘉理(Rev. Charles R. Hager)牧師所創,是應美國華僑基督徒的要求而設立的。1884年,孫中山和陸皓東二人分別於5月初[4][5]及10月中[1]在香港綱紀慎會禮拜堂正式受洗成為基督徒。在二人所屬教會之受洗名冊上,孫中山署名「孫日新,香山翠亨鄉」,而陸皓東的名字則是「陸中桂」。



。。。。。。

。。。。。。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99%86%E7%9A%93%E4%B8%9C
陸皓東在廣州雙門底(今北京路白沙巷口)聖教書樓【虫按:基督教後禮堂起義指揮機關被捕,後被押南海縣署受審。當時兩廣總督譚鍾麟,令南海知縣李徵庸提訊,命其跪下。陸皓東不肯,慨然寫書數千。李徵庸為之感慨,稱:「汝英年妙品,何為自取殺身之禍?汝不自惜,吾甚為汝可之。」 陸皓東大怒道:

中國地大物博,民眾甲於全球,徒以滿清政府政體專制,外交失敗,坐使貧弱達於極點。吾等今日舉事,本欲傾覆政府,更立新共和政府,凡有效功於滿清如汝輩者,吾等滿擬殺一二以警其餘,今謀泄被執,我既不能殺汝,則汝今可殺我,有何可惜!

。。。。。。
。。。。。。
。。。。。。
陆皓东至少涉及:
造炸彈

、偷运军火

https://m.exchristian.hk/forum/index.php?action=thread&tid=13857&extra=page%3D1


 雖然招攬士紳失敗, 但廣州興中會參加的人數比香港更踴躍; 有各層人士與教會工作人員.


教會工作人員有聖教書樓負責人左斗山和書樓福音堂的牧師王質甫,

他們不但參與其事

還將聖教書樓及內中福音堂作為革命機關<<<<<<<<<<<<<<<<<<.

此外又在鹹蝦張公館設招待同志之所, 炸彈隊即此製造炸彈<<<<<<<<<<<<<<<<<<, 而聖教書樓內的福音堂則用作貯存軍械及祕密文件<<<<<<<<<<<<<<<<<<. 當時衙門不敢隨便干擾禮拜堂<<<<<<<<<<<<<<<<<<, 否則亦引起傳教士抗議<<<<<<<<<<<<<<<<<<,而變成外交風波<<<<<<<<<<<<<<<<<<.
。。。。。。
攻擊計畫分四路, 由司令領導, 另外
設指揮部於十八甫綱紀教堂<<<<<<<<<<<<<<<<<<及雙門底聖教書樓<<<<<<<<<<<<<<<<<<, 為藉教會掩護<<<<<<<<<<<<<<<<<
。。。。。。
, 一批偽裝坭膠運往聖教書樓的槍械被海關查獲, 於是官方不但知道罪首是基督徒<<<<<<<<<<<<<<<<<<, 其他一些牧師亦是逆黨<<<<<<<<<<<<<<<<<<, 教堂也是造反機關<<<<<<<<<<<<<<<<<<. 證據確鑿<<<<<<<<<<<<<<<<<<,官方便派兵搜查聖教書樓, 並拘捕左斗山, 由於一些造反文件來不及毀掉, 亦被搜出. 左斗山被捕後, 所屬美國長老教會博濟醫院院長嘉約翰請求美國領事默喜出面營救<<<<<<<<<<<<<<<<<<, 左斗山因此得以保釋外出. 不就左斗山另設性質相似的大光觀書樓,繼續推廣新學, 並祕密支持革命<<<<<<<<<<<<<<<<<<.


 緝捕委員四處搜捕革命黨, 在其他基地捕獲陸皓東. 程耀臣. 程奎光等人.陸皓

。。。。。。
 陸皓東. 程奎光. 邱四. 朱貴全等人被捕後, 嚴刑審訊, 個人直認不諱, 其中陸皓東的供詞極其慷慨激昂, 痛斥滿人政權腐敗, 誓要光復漢族, 說


" 今事雖不成, 此心甚慰, 但一我可殺, 而繼我而起者不可盡殺 ". 衙役多方用刑始終不肯供出同黨身分, 並說


" 我肉痛心不痛, 汝耐我何 ". 


陸皓東是基督徒<<<<<<<<<<<<<<<<<<, 屬香港綱紀慎教會<<<<<<<<<<<<<<<<<<, 審訊後, 美國領事默喜亦前往搭救, 但縣署拿出陸皓東的供詞, 證據確鑿<<<<<<<<<<<<<<<<<<, 營救陸皓東便告失敗.













上流寄生族 2020/11/1 12:56
本帖最後由 上流寄生族 於 2020/11/9 16:36 編輯

& 军人【 ...满清
虽:已严防基督教犯上作乱,
但:正因没教育人民 & 使百姓認識妖教的危害性
故:终被人民 & 人【都是:基督教徒】。。。。。。


只:用了几十年!!!
上流寄生族 發表於 2020/10/15 10:16
例如:
1875  — 1911静庵
http://bdcconline.net/zh-hans/stories/liu-jingan
清朝末年基督徒民主革命家;“日知会”【虫注:圣公会1化身】总干事。毕生追求真理,追求民主,从事民主革命,最后为推翻封建帝制,建立民主共和而捐躯。


机构:  基督教圣公会


  • 虫注:圣公会,才是武昌兵变武昌起义 & 辛亥革命之最大成功关键………………最大大大之幕後政府黑手


  • ☛(推手(渗透推动政府之最精锐部队兵变成政府之最精锐部队))[color=rgba(0, 0, 0, 0)])
地点:  湖北虫注:武昌 …… tag▶▶▶▶▶▶武昌起义/兵变】】




刘静庵,名敬安,又名大雄,字贞一,号静庵,湖北潜江人。其父名淇,是科举贡生,静庵幼承父教,少年时接触过佛教。


1903年

刘静庵赴武汉加入湖北<<<<<<<<<曾担任马队第一营管黎元洪的秘书<<<<<<<<<




他热心追求真理,在武昌参加过基督教宣道会的聚会,后来在圣公会救主堂找到了信仰归宿。当时武汉圣公会已出现几位颇有影响的华人基督教领袖,西方宣教士亦多同情革命,认同其会友的爱国精神。刘静庵【【【◀◀◀虫注重注:▶▶▶军人】】】因此受洗加入教<<<<<<<<<成为救主堂的会友,并取教名为保罗。他信主后即热心宣传基督福音及革命主张,并在圣公会文华书院神学院兼任汉文教习。


1904年6月,刘静庵与张难先等人在武昌成立秘密革命团体“科学补习所”,该所以研究和推广西方科学为掩护,暗中从事推翻满清的革命活动。不久他们与黄兴领导的华兴会取得联系,参与谋划华兴会在湘鄂两省发动起义之事。1904年11月,黄兴计划乘慈禧太后庆贺大寿,湖南全省大吏参加庆典之际,在会场引爆预埋炸药<<<<<<<<<<<<<<<<<<<<<<<<<<<<<<<<<<<<,以引起混乱,并乘机在湖南起事。不幸起义计划泄漏,官府衙门随即大肆搜捕革命党人。黄兴得知事泄后立刻密电武昌科学补习所,刘静庵和张难先一起迅速将所有文件销毁,然后分头逃遁。



刘是圣公会教友,故藏身于圣公会救主堂<<<<<<<<<<<<<<<<<<<<<<<<<<<<<<<<<<<<,躲过搜捕。



科学补习所遂被湖广总督张之洞派军警查封。

1905年冬,刘静庵与逃亡日本归来,时已成为孙中山同盟会会员的曹亚伯共同筹组革命组织“日知会”。

他们认为:要唤起革命,首先应“灌输知识”,使革命思想深入人心<<<<<<<<<<<<<<<<<<<<<<<<<<<<<<<<<<<<,




日知会是唯一一个以教会机构名义而从事革命活动的组织<<<<<<<<<。他们在救国的大前提下与非基督徒合作,进行反清救国活动。他们在学界和中宣传革命<<<<<<<<<,形成了湘鄂革命的风气<<<<<<<<<,为1911年10月10日的武昌起义创造了条件。



若没有日知会,辛亥革命的历史恐怕要改写<<<<<<<<<<<<<<<<<<<<<<<<<<<<<<<<<<<<。


武昌日知会成立后,由武昌基督教圣公会会长胡兰亭担任会长<<<<<<<<<,聘请刘静庵为司理。




因感国势日危,胡、刘、曹等人将日知会改组为革命机关<<<<<<<<<,并和一些基督徒组织了以学生为主的“救世军”,抨击和揭露清廷的腐败,宣传革命。




改组后的日知会于1906年举行成立大会,刘静庵在会中发表演说,阐明日知会“以后一切责任,为开导民智,救中国危亡,成一新中国……。”自此,日知会成为一个在教会掩护下<<<<<<<<<,以推翻满清王朝,建立新中国为目标的革命组织。




刘静庵出任日知会总干事,以救主堂为基地<<<<<<<<<,广招会员,在教会阅览室公开陈列大量革命书报,每星期日都有公开演讲,一面传福音,一面宣传革命,吸引无数和学生前来听讲与阅读<<<<<<<<<,许多人因此成为基督徒。




刘静庵本人常常在圣公会的文华书院发表有关革命思想的演说<<<<<<<<<<<<<<<<<<<<<<<<<<<<<<<<<<<<。




很快,日知会在汉口、九江和南昌等地设立了分会。




一段时间后,湘鄂两省的多受日知会影响而倾向革命

<<<<<<<<<<,

不少加入日知会

<<<<<<<<<<,

甚至在中设立分会

<<<<<<<<<。




不久,东京同盟会总部派遣余诚到武昌,出任同盟会湖北分会会长,发展刘静庵等人加入同盟会,武昌司衙巷日知会会址即成为同盟会湖北分支机关<<<<<<<<<<<<<<<<<<<<<<<<<<<<<<<<<<<<。





刘静庵是一位以基督教信仰救国的基督徒革命者。他虽然从小就有救国之志,但直到归信基督教后才明白真正的救国之法。成为基督徒后,他整个人都变了。福音和新学知识打开了他的心窍,开阔了他的思想,使他成为一个基督教救国论者,一个有理想的民主革命家。对他来说,

拯救中国,惟基督道理为要

<<<<<<<<<<<<<<<<<<<<<<<<<<<<<<<<<<<<”,

耶稣基督的爱是救国的良药

<<<<<<<<<<<<<<<<<<<<<<<<<<<<<<<<<<<<,

革命救国就是这种爱的实践

<<<<<<<<<<<<<<<<<<<<<<<<<<<<<<<<<<<<,而

只有具基督爱人如己的爱的革命才是真的革命

<<<<<<<<<<<<<<<<<<<<<<<<<<<<<<<<<<<<。他说:

我们要做革命党,

就要先做基督徒,

<<<<<<<<<因为

革命党就是要本着基督的博爱主义,为大多数人谋最大的幸福

<<<<<<<<<<<<<<<<<<<<<<<<<<<<<<<<<<<<。”




他在斥责当时某些“假革命党”出卖党人和借革命诈骗钱财的丑行时说:

“……

那样的行为,是没有得着基督爱人如己的教训。”

<<<<<<<<<<<<<<<<<<<<<<<<<<<<<<<<<<<<

他坚定地本着基督无私的爱来拯救中国,认为社会拯救要以个人拯救作为基础,坚信

:“

基督教可以拯救自己,可以拯救他人,可以救国家,可以救世界。救了自己,才好去做那救人、救国、救世界的功夫

<<<<<<<<<<<<<<<<<<<<<<<<<<<<<<<<<<<<。”





他的理想是天下一家,无洲界,无国界,无种族界,无富贵,无贫贱,无胜弱,无尊亦无卑,人人各尽天职。




刘静庵甘心为救国、为真理献身。他曾经与圣公会一女教师订婚,但当他想到自己婚后或会因革命而牺牲性命,遗下妻儿时,就立志终身不娶。





1906年10月,日知会密谋策动江西萍乡和湖南醴陵的革命志士联合会党举行起义。12月,孙中山派遣胡瑛、朱子龙和梁钟汉等人赴武昌,与刘静庵等人一起,准备依靠日知会的力量,策应起义。不幸因叛徒郭尧阶告密,起义行动再告流产。湖广总督张之洞随即大肆捕杀革命党人,由于刘静庵被诬告为长江会党首领刘家运,故以“匪首”之名予以通缉。



当时武昌圣公会会长余文卿之子余日章是日知会成员,他在衙门中有相熟朋友<<<<<<<<<<<<<<<<<<<<<<<<<<<<<<<<<<<<,得悉清吏缉捕刘静庵的消息后,迅速通知了刘静庵。在胡兰亭师母安排下,刘藏匿于胡兰亭大姐家中,但终因叛徒出卖,刘静庵等九人相继被捕,解往武昌下狱,成为当时轰动全国的“丙午日知会谋反案”。不久,张之洞下令要把刘静庵和胡瑛等人处决。


武昌圣公会宣教士吴德施(L. H. Roots)一向同情革命,见自己的信徒或被通缉或被捕,又被称为“匪首”,故一面发表声明,认为有辱圣公会名声;一面联同其他宣教士向美国驻武汉领事、北京公使、以及华盛顿外交部求助。当时美国青年会总干事穆德博士(John R. Mott)正在中国访问,抵汉口后得知刘静庵之事,遂答允去北京营救。到北京后,透过美国公使乐克希(W. W. Rockhill)向清廷外务部请求宽赦。在西方宣教士和穆德的戮力营救并美国的外交斡旋下,清廷外务部终于妥协,下令张之洞“从缓处理”,故免了刘静庵等九人死刑<<<<<<<<<<<<<<<<<<<<<<<<<<<<<<<<<<<<。


1909年,刘静庵和胡瑛被改判终身监禁,其他人分别被判有期徒刑。


在被捕的日知会九君子中,刘静庵最为受人敬仰,许多参加过辛亥革命的老人均称他为“革命完人”。他在狱中处处表现出一个基督徒革命者的优秀品格。为逼使刘静庵招认自己是匪首刘家运,清衙恶吏对他动用酷刑,以致背部被鞭笞至血肉横飞,白骨外露,“自首至踵无寸肤完,濒死者数,稍苏,仍戟手骂不绝,当时号爲铁汉。”

在严刑拷打之下,

他经历了很深的宗教经验,这些经验成为他的力量,

基督教信仰给了他非凡的勇气

<<<<<<<<<<<<<<<<<<<<<<<<<<<<<<<<<<<<。

在患难中,他不仅没有失去信仰

<<<<<<<<<<<<<<<<<<<<<<<<<<<<<<<<<<<<,

反而信心越加坚定

<<<<<<<<<<<<<<<<<<<<<<<<<<<<<<<<<<<<,

认为是上帝要借此把他锻炼成精金

<<<<<<<<<<<<<<<<<<<<<<<<<<<<<<<<<<<<。

在一次刑讯后,同监难友殷子衡用白布巾为他拭去背部的血,后来刘静庵在血巾上题字曰:“汝(指血巾)实吾患难中之纪念品,而亦实吾纪念主恩膏之一要体也<<<<<<<<<<<<<<<<<<<<<<<<<<<<<<<<<<<<。吾安忍弃之,吾焉得不留之!”

他因受刑流血而体会到耶稣基督为他受死流血的恩典

<<<<<<<<<<<<<<<<<<<<<<<<<<<<<<<<<<<<,

足见他对基督教信仰之深切

<<<<<<<<<<<<<<<<<<<<<<<<<<<<<<<<<<<<。

这种超越苦难的宗教经验成为他在狱中传福音和继续从事革命的力量

<<<<<<<<<<<<<<<<<<<<<<<<<<<<<<<<<<<<。

刘静庵在狱中仍十分热衷于佈道工作,一有机会就向囚犯和狱吏传福音,


<<<<<<<<<<<<<<<<<<<<<<<<<<<<<<<<<<<<。

致使多人悔改,归信基督,并乐意跟他学

<<<<<<<<<<<<<<<<<<。

众人对他敬仰有加,皆以师长及父亲之礼待

他<<<<<<<<<<<<<<<<<<。


因“萍醴案”入狱的湖南人欧阳泽垠本来性情刚烈,听信福音后性情大变,遂视刘静庵为师长,热心跟他学道。


狱中守卫军目潘孝贞,在听了刘静庵所传的福音后亦相信了耶稣

<<<<<<<<<<<<<<<<<<。

一次刘静庵病重,他殷勤服侍,并利用狱官之身份,冒险偷运药物给刘静庵服用<<<<<<<<<<<<<<<<<<,使之早日痊愈。




刘静庵同监难友,“九君子”之一殷子衡受其影响最大。殷是湖北黄冈人,被捕后亦曾身受酷刑。他过去曾读过圣经,也曾到福音堂听过道,虽然对于耶稣舍身救世之举非常钦佩,但因其认为基督教是迷信,又因看见某些基督徒品行不好,故此没有真正接受耶稣基督。有一夜,殷子衡在狱中听到刘静庵祈祷之声,次日询问所为何事,刘回答说:“我求耶稣基督救中国的苦难。你没有读过新旧二约吗?你当速急信道,力求解脱患难中的业障。”接着便向他传福音,解答他心中对基督教的种种疑惑,并送圣经、主祷文和使徒信经等书册给他。殷子衡对基督教反复思想及研究三个月之后,便决志归信耶稣,做一个基督徒<<<<<<<<<<<<<<<<<<,同时还请刘静庵给他起了另外一个名字“勤道”。


殷子衡信主后,以刘静庵为牧者,二人每天都在一起读经,早晚跪在地上祷告。在刘静庵的引导下,殷子衡信心日增,在“极苦中求至乐”。后来他被调往另一监狱,不想与刘静庵竟成永诀,但此后他在狱中自处时已能够坚持信仰,在痛苦忧伤时“唯有默祷上帝,解我苦痛”。狱中的人因他是基督徒而称他为信仰耶稣的革命党人,对他颇为尊敬。为使家人与他同得信仰基督的好处,殷子衡在狱中托人把他的儿女送到汉口圣彼得堂的教会学校读书,接受基督教教育。他的大女儿殷绍素后来终身不嫁,成为武汉圣公会的传道人。


1911年10月武昌起义成功,狱中革命党人获释。殷子衡出狱后,日间参与新政府的工作,夜间继续效法刘静庵,“跪在地下祷告,求上帝帮助铲除专制,建设共和,谋人类的幸福。”他在革命成功后不求权位,光复一年后即辞去政府职务,全心服务教会。1912年由胡兰亭牧师施洗;1919年奉献传道受牧职,翌年出任武汉圣公会会长之职。





刘静庵在狱中继续从事革命工作,不断为祖国祈祷。

他联络狱中同志秘密组织“中华铁血军”

<<<<<<<<<<<<<<<<<<,

与狱外日知会会员互通声气

<<<<<<<<<<<<<<<<<<,推动革命发展进程。

1911年6月,

即武昌起义之前数月,刘静庵伤病复发,死于狱中,年仅36岁。他死时骨瘦如柴,鬚髮尽白,可知他为国所受苦难之重。噩耗传至圣公会,中西教牧同仁极其哀痛,立即向当局领尸,移柩至圣马可堂举行安息礼拜,将其遗体葬于圣公会的墓地。

1928年,

湖北省务会议议决,将刘静庵公葬于武昌伏虎山麓,由其亲密同志张难先作墓志铭;

1938年

又立石于日知会旧址以纪其事。





事实上,辛亥革命的成功,与日知会之影响与活动有直接的联系

<<<<<<<<<<<<<<<<<<。


张难先日后忆述日知会时说:

“武昌光复,党人多颂胡兰亭、刘静庵两先生功。”


另一同志范腾霄亦说:

“辛亥武昌光复之役,其始源实为日知会<<<<<<<<<<<<<<<<<<,尽人皆知<<<<<<<<<<<<<<<<<<。而日知会创造者为潜江刘静庵先生。”


足见刘静庵在辛亥革命中之地位。

1 [2] [3] > [6]

返回首頁 | 登錄 |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