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教者之家

N-1

[1] < [66] [67] 68
抽刀斷水 2020/3/25 20:20
回覆 1341# 沙文


    係架,普遍法律上都係搞細路女重罪過搞阿婆架啦。
沙文 2020/3/26 13:52
咁您就更加不應該怪責佢,佢的確係付出較高代價去做呢樣嘢喎
抽刀斷水 2020/3/26 19:49
聽落幾有道理,但諗落怪怪地,唔通因為殺人比傷人付出較高代價,就不應該怪責殺人犯?
沙文 2020/3/28 17:40
回覆 1344# 抽刀斷水
好遺憾我唔係對所有问題都有答案
-------------_______________
【美國疫情】牧師違令辦數百人禮拜 遭聯署要求起訴

美國的新冠肺炎疫情嚴峻,多州都相繼宣布居家令或禁止大型聚會,以免疫情加速傳播。美國路易斯安那州禁止舉行超過50人的聚會,但該州有牧師早前違令舉辦過千人的禮拜活動,更於周二(24日)再舉辦另一場數百人的禮拜,有民眾聯署要求起訴該牧師。

路易斯安那州州長愛德華茲(John Bel Edwards)於3月初發緊急命令,禁止50人以上的公共或私人聚會。愛德華玆其後更於周日(22日)再宣布居家令,要求全州民眾除了外出購買生活必需品或照顧家人外,要留在家中。

美國有綫新聞網絡(CNN)報道,涉事牧師施佩爾(Tony Spell)於路易斯安那州的教堂Life Tabernacle Church任職。施佩爾於周日無視州長命令,堅持舉辦周日禮拜,更有過千名信徒到場參與。

根據施佩爾於社交媒體Facebook發布的影片,當時會眾聚集在一起唱歌及禱告,他們基本上都無佩戴口罩,不少人更有肢體接觸。施佩爾表示,千名信徒當日散佈於教堂内的7座建築物。

施佩爾於周二堅持舉辦禮拜活動,表示約有300人參加周二的禮拜。他甚至表示:「我覺得新型冠狀病毒恐慌是出於政治動機。」(I feel the Covid-19 scare is politically motivated.)

施佩爾無視疫情堅持舉行崇拜,引起大量民眾不滿。有人於美國的請願網站Change.org發起聯署,要求起訴施佩爾,已有超過3300人聯署。聯署發起人指,該州已遭疫情侵襲,因此必須制止施佩爾自私的行爲,要求立即拘捕他及以危害他人安全罪(reckless endangerment)起訴他。
https://inews.hket.com/article/2 ... 2%E8%B5%B7%E8%A8%B4
沙文 2020/4/2 03:09
無視禁令 還在辦大型集會 佛州牧師被捕

新型冠狀病毒持續肆虐美國,各州與市政府除了祭出居家避疫與社交距離規定,也對違者開罰,但仍有人無視警告、我行我素;佛州一名牧師即因在大流行病期間舉行兩場大型集會,30日遭逮捕;紐約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也宣布,市民有道德責任維持社交距離,違者將面臨250到500元的罰款。

佛州希爾斯伯勒郡(Hillsborough County)牧師侯樂道(Rodney Howard-Browne)30日在自家遭逮捕,因為其服務的天帕灣區河畔教堂(The River at Tampa Bay Church)無視該郡27日生效的居家避疫令,依舊在29日舉行兩場大型宗教集會,並吸引大量信徒湧入。

希爾斯伯勒郡為遏制新冠肺炎傳播而規定,企業與組織必須遵守社交距離準則,人員應保持六呎距離;違反居家避疫命令被視為違反二級行為不檢罪,最高面臨可能坐牢60天並被罰500元。

該郡警察克洛尼斯特(Chad Chronister)30日表示,侯樂道拒絕暫時關閉教堂的要求,反卻鼓勵多達500名會眾到教堂。

侯樂道因此面臨非法集會與違反公共健康條例的指控,他支付500元保釋金後獲釋;克洛尼斯特表示,宗教在此時非常重要,但必須在安全的情況下進行。

另方面,紐約市也積極防疫,設下社交距離的禁令,但並非人人都聽從,白思豪因此祭出最後手段,授權警察對群聚又屢勸不聽者開罰250元到500元。

白思豪29日在記者會上表示:「你們已經一次又一次遭到警告。」他說,市府會給每個人機會,若有民眾勸不聽只好祭出罰款。

白思豪:「我不想對那麼多面臨經濟困難的民眾開罰,但如果他們還沒收到訊息,而且他們被警察直直瞪著時還是不懂的話,那麼這個人就該遭罰。」

紐約市警察局從30日起會隨機抽查地鐵車廂等場所,確保民眾維持社交距離。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6 ... %E8%A2%AB%E6%8D%95/
沙文 2020/4/5 20:56
【籽想教慾●教會性侵】被教友性騷擾偷拍裙底 只能禱告寬恕?性別公義事工:用祈禱化解很殘忍
更新時間 (HKT): 2020.04.02 06:00

「聖經裏面,其實有關於性暴力的故事,例如他瑪和拔示巴這兩位女性。」香港基督教協進會的性別公義事工曹曉彤指出《聖經》內較少人知曉的故事:年輕的女性他瑪,被同父異母的兄長暗嫩暗戀,暗嫩假裝生病,要求她貼身侍候,卻借機性侵他瑪,其後馬上趕她出門;大衛則曾經偷窺拔示巴洗澡。這兩個《聖經》入面的性暴力受害人,很少被教會提及,「很多時候,教會都提及大衛如何在犯事後洗心革面,但拔示巴的聲音和角度,則很少被人探討。」

相關新聞:【籽想教慾●metoo】日常生活的性暴力 親密關係中被強姦 男性遭非禮難以啟齒


說起「#metoo」,我們會想起香港運動員呂麗瑤、日本的記者伊藤詩織,而#churchtoo其實是Twitter用戶在2017年發起的一個hashtag,旨在喚起社會對於教會內的性騷擾和性侵的關注。

在近幾年,外國的教會和相關人士接二連三爆出性侵和性騷擾醜聞,包括英國循道公會和美國神學家尤達。在香港,黎明女士亦公開被教會機構成員性騷擾的經歷,不同媒體機構亦報道教會的性侵和性騷擾事件,為受害人高呼「#churchtoo」。 性暴力或者性話題,或許對於教會是個敏感的議題,但若我們從抱着解決問題的熱誠去談論,我們或能讓教會成為更加溫暖和友善的安全網。

基督徒參與詩班 遭資深信徒偷拍 信任瓦解但未打算向相關教會投訴
由中七開始定期到教會聚會的Karen(化名),返教會6年左右就決定受浸,她對歌唱抱有熱誠,故開始參加教會詩班,一個星期至少練歌2至3晚,亦遇上一位詩班的恩師,這名恩師是教會內的「資深信徒」,從小在教會長大,是個教會內有一定影響力的男性。關係一直良好的他們,信任瓦解於一次的偷拍事件,「一次回到家中,我查看電話,看到他傳來一張我綵排的照片,他甚麼都沒有說。」照片中的Karen穿及膝裙,坐在椅子上,「我問他為何會傳送這照片給我,他說照片中的畫面讓他非常難忍,令人困擾。」

當時她並沒有走光,「我的雙腳只是剛好微微張開。」她追問對方「難忍」和「困擾」的意思,對方指出她經常差點走光、坐姿不正確,「他拉其他人下水,說坐我對面的男性忍受了我很久,也指出雖然今天這張照片沒有走光,但當我有時候會走動,或者有時我的手要拿樂譜,他說情況更加嚴重。」

對方的動機和解釋讓Karen非常困惑,同時亦感到被冒犯和尷尬,「已經不是我坐姿如何的問題,這不是我跟他所討論的。根本是他偷拍在先 ,反而說我冒犯到他,又沒有道歉。」Karen認為,對方其實與侵犯完別人、然後指摘受害人的加害者無異。事件不了了之,Karen亦未敢與教會內的牧者指控對方,因為害怕自己會受到質疑,「那間教會的人,應該寧願我不去說出真相,讓大家覺得他依然是個受景仰的人,因為對方從小到大都活在教會,無人不曉。」

多年來,教會的教導都會湧入Karen腦海,「不可以含怒到日落、要寬恕你的敵人,別人打你一邊面,你就該奉上另一邊的面給別人再打,這些教導都讓我不斷掙扎,我會思考是否真的要有一天跟對方和好?」

她認為教會的教導在大多時候是「好」的,「愛人如己」這種思想確實能夠教導她以善待人,但她亦會質疑,「這些教導,是否應該按不同的事件性質有所調整?在我而言,若果有人侵犯你上半身,沒理由要供下半身給對方侵犯。」在這件影像性暴力事件裏面,她縱使不斷潛移默化地提醒自己不要破壞對方名聲,「這麼多年我都覺得,如果我說出來或者不小心被人發現這件事,對他的家庭會構成甚麼影響、其他人會如何看他。」可是每次回想,她依然憤怒和傷心,亦清楚知道這件事是偷拍、是性暴力的一種,對方沒有尊重過她,「我沒有再回到那個教會,亦沒有再在那個詩班唱歌了,暫時不想有太多深入的弟兄姊妹關係。」

風雨蘭總幹事王秀容:教會受害人普遍延遲求助 神職人員只為對方祈禱
風雨蘭總幹事王秀容女士對於教會的性騷擾事件,印象深刻,「曾經聽過傳道人或者教友在對方不同意的情況下摟抱對方、握着對方的手祈禱,說上帝祝福你,握着對方的手不放。你要不要祝福?你又須要被祝福。這些教會的習俗,讓不舒服的一方很難拒絕。」


除了性騷擾,較為嚴重的事件如性侵,亦有發生,「傳道人利用自己的身份,關懷一位脆弱的教友,帶她到家中進行侵犯。」利用信任和地位犯事的一方,在教會往往有一定權力,「受害人覺得如果說出來 ,教友會不相信她,甚至乎會覺得是她的錯,是她勾引甚至引誘傳道人,這些想法我曾經也聽過。」

教會內遭到性騷擾或性侵的受害人,普遍都延遲求助,「我們風雨蘭18年來的個案數字報告顯示,一般延遲求助的時間,平均為3.8年。教會事件,我相信是更長的,我見到的受害人,延遲求助的年數是雙倍。」

即使教會內的受害人已經向傳道人或者有一定地位的教會人士求助,對方亦未必有程序和指引去跟隨及處理,「除了為受害人祈禱,或者說神會醫治她,就沒有了,他們不會告訴求助人如何處理,例如去平等機會委員會求助。」曾經試過有案例拖延一年左右,超過了平機會的申訴時限,受害人想求助的時候,往往太遲,這跟教會內缺乏性騷擾防治政策和處理指引有關,亦與教徒和高級神職人員、教徒和資深教徒這些權力地位差距有一定關係。

性別公義事工曹曉彤:派發性暴力問卷 教會反應冷淡 盼推動「sex positive」文化
「教會就像一個家庭,我們會用弟兄姊妹相稱,我們彼此關係很親密。工作場所和學校,不會叫你們彼此親密、大家要追求良好關係,但當教會提倡這些價值的時候,界線劃得不清楚,或者有心人利用這條界線,就會傷害了對方。加上家庭這個名聲很重要,大家會想維持。」香港基督教協進會的性別公義事工曹曉彤形容,這些因素令教會內的性暴力更難解決,亦因此令#churchtoo比起其他性暴力運動更加獨特,裏面除了包含了模糊的界線,亦有權力關係,「教會似乎比起其他地方,更加須要去談論性暴力。」


2013年,協進會帶頭向本地教會派發問卷,並以親身到崇拜派發的方式,盼能夠大膽地在教會內提到「性暴力」三個字,「香港有1,200多間教會,當時只有12間教會願意參與這個問卷調查。」收回來的300多份問卷,或許未能代表到全部教會的狀況。而整合資料後,《2014-2015 教會內性騷擾及性別意識問卷調查報告》顯示,一成受訪者反映教會有性騷擾,而不受歡迎的身體接觸最為普遍。這一成的受訪者,或許不是「大多數」,但反映教會確實有性騷擾的出現。

其後,曹曉彤亦與願意分享故事的受害人進行深入訪談,發現當中的故事大多數的加害者為已婚男性,結婚有小孩的男性普遍獲得教會人士的信任,而受害人礙於這種現象,有機會不被信任或者反被指摘。

2018年,協進會與平機會合作,製作《教內防治性騷擾手冊》,並放到互聯網讓有心人下載和使用,盼能夠通過手冊,讓更多教會人士知道何謂性騷擾,而曹曉彤指出,除了制定指引,成立一個處理性騷擾的投訴委員會亦非常重要,「受害人向教會人士求助,協助者有機會與加害者關係緊密、相識多年,因此利益申報非常重要。」若在調查教會內性暴力事件時,能夠通過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去處理,或許可以更加有效、更及時地協助性暴力受害人。

由於基督教會與天主教會的結構有分別,推動政策亦有一定難度,「天主教可能有中央機制,當教省決定要推動,其他教會就會跟隨。但基督教會在香港百花齊放。」單憑一人或一個教會組織之力,要推動防治性騷擾政策並不容易,必須靠教會和會眾的努力和配合。

「對我來說,講性暴力或制定政策,其實是想延伸到再遠一點的藍圖,就是在教會多談性別教育。」協進會曾經舉辦講座和工作坊,與基督徒討論關於雙性人、婚前性行為和墮胎議題,性別議題光譜廣闊,而「性」其實未必永遠是教會內的禁忌話題,作為香港為數不多的「性別公義事工」,曹曉彤期望能夠打破教會恐懼「性」的傳統,讓大家知道「性」不限於「組織家庭」,若教會成為一個更加「sex positive」的環境,或許可以一步一步消除性騷擾,讓教會內的男男女女不再對暴力保持沉默。

記者:陳韻如
攝影:林亦
編輯:鄒仲安

https://hk.appledaily.com/lifest ... 4ZQDKUGCCJACKC3ZFA/
leefeng 2020/4/15 03:41
【籽想教慾●教會性侵】被教友性騷擾偷拍裙底 只能禱告寬恕?性別公義事工:用祈禱化解很殘忍
更新時間 (HK ...
沙文 發表於 2020/4/5 20:56



基督教賣點:
殺人放火強姦打人賣國…任何無惡不作都可以祈求寬恕,只要信耶穌就ok啦!
殺人犯殺了人可以做牧師,基督教的質素如何?大家自己判断!

基督教徒的所謂懺悔是眉飛色舞,津津回味殺人經過?!
呢件垃圾人渣牧師沈鵬在望住一个二个女信徒,小女孩…講耶稣的時侯,
估下佢有冇心思思手痕痕想揑死佢地吖嗱?

呢種不是錯手殺人,而是窮兇極悪的賤種,應該被淩遲處死才有天理。

基督邪教専門收收埋埋呢啲人渣垃圾,個邪神一家一樣衰奸淫邪盗,唔賤的行為唔做,邪教!


殺人變牧師 沈鵬親身憶述殺無辜小女孩經過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kuL9m_0r4U&list=ULULi6mQ10FSg&index=415

沙文 2020/5/3 04:26
違反居家避疫令牧師擬車撞抗議者 面臨嚴重攻擊罪指控
路易斯安納州當局20日說,先前因不理會州府的居家避疫令而被控告的一所大教堂的牧師,日前駕巴士倒駛撞向該教堂門外的一名示威者,正面臨嚴重攻擊罪指控。

「紐約時報」報導,巴頓魯治(Baton Rouge)生命會幕教會(Life Tabernacle Church)的42歲牧師史佩爾(Tony Spell),雖然未撞到該名男子,但中央市(Central)警方說,他們觀看了閉路電視的錄像,以及與該示威者和一名證人問話後,取得逮捕令。當局說,該巴士距離示威男子五至七呎。

中央市助理警察局長西布利(Darren Sibley)說,預料史佩爾牧師會被正式起訴,並被拘押在巴頓魯治區的監獄,這項控罪的最高刑罰是六個月監禁。

西布利說,上述男子抗議該教堂維持開放。

史佩爾說,他未做錯任何事。他補充說,他聘請了前法官摩爾(Roy S.Moore)作為辯護律師之一,摩爾在2017年角逐阿拉巴馬州聯邦參議員時落敗。

他在簡訊中說:「過去36天,一名抗議者在我教堂的入口處停車,向教堂裡的婦女和兒童高呼淫穢言語、做出不道德的動作。執法部門未回應我們對這位奸詐人士的投訴。」

史佩爾說:「我倒駛巴士來到那個人附近,請他不要出口侮辱我的妻兒,以及數百名參加聚會的婦女。我停車後,心想與他講道理是浪費時間,隨後我離開該示威者,把車停在停車場。」

西布利說,這所福音派教堂的會友湯瑪士(Nathan Thomas)也面臨嚴重攻擊控罪。他在事發數小時後,也試圖把車駛向該示威者。

史佩爾說:「他沒有做錯任何事,就像我一樣。」他並補充說,他和湯瑪士都曾受到滋擾和霸凌。

東巴頓魯治法醫辦公室15日說,該教會的78歲會友奧利恩(Harold Orillion)死於新冠病毒引起的疾病。史佩爾說他是該教會的招待員。

史佩爾對奧利恩的死因提出異議,稱他是死於自然原因。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0 ... %E6%93%8A%E7%BD%AA/
leefeng 2020/5/28 01:40
“著名方舟之家”創辦人珍范尼雲被曝人面獸心涉嫌性侵6位女生


BBC報導


2020年2月,BBC等多家媒體報導了“方舟之家”(LArche)創辦者范尼雲(Jean Vanier)涉嫌性侵6位女性的消息。
方舟之家的官網也公佈了他們對此事的調查報告


范尼雲是世界知名的天主教靈性作家、神學家和慈善家。他是與特蕾莎修女齊名的天主教徒,曾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並於2015年獲得慈善獎最高獎金(170萬美元)的鄧普頓獎(Templeton Prize)。一生獲獎無數,范尼雲於2019年5月離世,享年90歲,死時有近千人送喪。


方舟之家,是由范尼雲於1964年創立,由心智障礙人士和生活社工組成的國際性社區聯盟。
方舟之家官網上給出了此事的報告,報告中指出,范尼雲從1970到2005年間,與至少6名女性發生了強迫性交、性虐待、及非自願的不正常性關係,其中有的是他的助理,有的是修女。性不正常關係的發生通常是在范尼雲在對受害女性進行屬靈指導時發生的。


報告中寫道,方舟之家對於此事甚感震驚,為受害者經歷的痛苦和受侮辱深感抱歉,他們請求受害者的饒恕。
報告中還提到了范尼雲的屬靈導師托馬斯(Thomas Philippe)神父。2015年,在天主教內部的一項調查中發現,托馬斯神父曾性侵過14名女性,其中有受害女性與方舟之家社區有關。


范尼雲(Jean Vanier)於2019年5月去世時,他受到了各方的讚揚和欽佩,包括教皇方濟各和《經濟學人》的報導。他建立了一個名為LArche(方舟)的小型家庭社區網絡,在這裡殘疾人和貧困人一起生活,工作和祈禱。現在,全世界有154個這樣的社區。他們人道的護理方式已被廣泛複製。


他表面上奉行禁慾主義,有祈禱習慣,似乎是男女聖潔的典範。他寫道,簡單的過活可激勵人成為一個更好的人。但是,所有這些都是為掩飾他的人面獸心的另一種過活。


.
[1] < [66] [67] 68

返回首頁 | 登錄 | 註冊